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关于跳完小黄歌回家的对象「圭凉」

关于跳完yes!小黄歌撩了一众粉的亚麻大和k头回家的故事

时间线请不要在意orz

……………………………………………………………………

        在hey say jump开完smart con和“圆桌会议”后回家已经是深夜了。yamada和keito婉拒了staff们送到家的提议,两人在离keito家两公里的地方下了车。

        许久没有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了,虽然还是很累,但是keito很开心地走在前面,yamada却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yama酱怎么了?太累了吗?还是说身体不舒服?今天的短会也没有怎么讲话。”keito放慢了脚步和yamada肩并肩,代表性的温柔语气在恋人面前更加的温暖。

        其实在演唱会开到一半的时候keito就发现yamada的异样了,即使在台上还是一样的热情,在后台却不怎么说话,但是那时候忙着换衣服和准备下一首曲子没来得及问。

       “啊……今天……那个……啊啊啊,没有啦,能有什么事,我只是在回忆今天的con……”

      “今天的ryo酱很棒啊,粉丝的尖叫在后台都听得很清楚,ryo酱很会wink什么的啊。”笑着很顺手地揉了揉比自己矮了一点的恋人。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ryo酱!”瞪了一眼,一把拍掉在自己头上的手。

       “是,是。”被拍掉手也不恼,笑着看着可爱的恋人。

       “是,只要说一次!”

       “是~”无奈而又宠溺的笑。

       “啊,你这个人,真的是……”小声地抱怨,嘟着嘴。

         这个人总是这样,在他低落的时候逗他开心,包容他的任性和霸道,从来不对他生气。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就是因为自己日程多,时常是他一个人在家里,而自己在外面录外景什么的,经常会在约会迟到,有时候甚至要放他鸽子。在等了自己一个小时之后,接到了无法赴约的电话也不生气,总是笑着说“工作嘛,没办法,那下次再说吧。”

        推开门,yamada率先脱了鞋进去,keito从鞋柜里拿出两双拖鞋,顺便把yamada脱下的鞋放进鞋柜。

       “喝点什么吗?我去拿。”keito往屋里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拿。”yamada径直走向冰箱,从冰箱里拿出了keito昨天刚买的草莓牛奶,顺便拿了一盒布丁。

        keito走进屋,挨着yamada坐在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正是午夜剧场,前段时间yamada犹豫了很久还是接了的吻戏。

       yamada差点把牛奶喷了出来,转头却看到正津津有味吃着布丁看电视的keito,突然感觉有点生气:“喂,keito,你都没有什么反应吗?”

       “嗯?我要有什么反应?啊,这个布丁好好吃。”keito又专注地勺了一口布丁。

       “算了,我要睡了!”yamada气呼呼地往卧室走。真是的,因为跳了yes!脱了衣服,难得想跟keito道个歉,但是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keito倒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怕自己卷被子,又给yamada拿了一床被子。气鼓鼓的yamada背对着他,一个人生着闷气。

       “那,yama酱,晚安哦。”keito伸手,拉掉台灯,一切归于黑夜。

         yamada也不回话,不一会儿,听到枕边人逐渐轻浅的呼吸声,知道他已经睡着了。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听得他焦躁不已,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起今天跳了yes!回后台keito也没有什么表示,明明他脱得这么开就是想让他吃个醋,结果居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越想越委屈的yamada,转过身,推了推背对着自己的keito:“呐,keito,睡着了吗……”

       “嗯……yama酱……怎么了吗……”缓了一会儿才清醒了一点的keito,声音有点沙哑,却还是不想睁开眼睛。

       “呐,keito喜欢我吗?”一向不屑于问这种肉麻问题的yamada犹豫着却还是问了。

       “嗯……当然喜欢啊……”keito闭着眼含糊地回了一句,又扯了扯被子,似乎又要睡着了。

       “说实话,keito到底喜不喜欢我!”事后,yamada觉得这时候自己的勇气不是一般的大啊,按平时是绝对不可能问的。

        终于感觉到事情的不正常,keito清醒过来,伸手拉了台灯,刚转过身就看到眼眶红红的yamada:“yama酱怎么了,我当然是喜欢yama酱的啊。”

       “可是,keito看到我跳yes!也不生气,看我拍的吻戏也不作反应,就算我经常放keito鸽子,也从来不生气……”yamada越说越委屈,明明都是自己的不好为什么自己要怪keito啊,为什么自己这么糟糕,明明只是想道个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质问的声音愈发的轻了,“如果keito只是因为不好拒绝我,没关系啊,现在说清楚了,我不会再缠着keito的……”

       “呐,yama酱,这些都不是yama酱的错吧,为什么我要对yama酱生气啊,这些都是工作,谁都没有办法啊。”keito看着红着眼几乎要哭出来的yamada,心痛得要碎掉,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要这么勉强自己,“虽然我不生气,但是我也会嫉妒啊,嫉妒看yama酱脱衣服的粉丝,嫉妒和yama酱拍吻戏的女孩子……可是我要克制住自己,告诉自己不能打扰yama酱的工作,如果可以,我也很想独占yama酱啊。”

        yamada呆呆地看着温柔地看着他的keito,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堆积着的委屈与焦躁就这么被keito的几句话化解得丝毫不剩,取而代之的是就快要溢出来的喜欢和幸福。

      “哼,我才不想听这些……唔……”yamada忍住笑容,为了维持自己的角色,赌气地说道,“喂,偷亲的是不可以的,还是在我说话的时候!”

         keito不理会yamada的抱怨,把他拉进怀里,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告诉我,你想我怎么做……”

         yamada挣扎的动作瞬间僵硬,不得不承认他是心跳漏了啦!因为他不知道这句歌词被keito的低音说起来这么性感的啊!

        趁yamada愣住的刹那,keito掀开被子,俯身看着呆愣的人儿,手撑在他的耳侧:“yama酱,大半夜把我叫起来,果然是要点补偿的吧,反正明天没有预定。”

       “喂喂喂,keito,不行的啊!喂!混蛋,手往哪摸呢!嗯啊……喂,等……”

        “不等。”

                                                                            end

……………………………………………………………………

一开始并不是想这样发展的啊,莫名小媳妇亚麻酱_(:_」∠)_

如山的ooc,如海的私设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