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sweet liar「圭凉」

大概是双向暗恋,哦,借用一下歌名不要打我(ಥ_ಥ),ooc和私设请不要在意orz

………………………………………………………………

    “喂,亚麻酱?一会儿约好要出去吃饭的吧?嗯嗯,我马上就出发了……好的,那咖啡厅里见。”keito的脸上洋溢着可爱的笑容,确定对面挂掉了电话,才放下手机。

     “喂喂,keito,又是亚麻大?偶尔也和best的大家一起吃个饭嘛。”yabu无奈地看着兴高采烈地收拾东西的keito。

     “啊,抱歉yabu君,今天和亚麻酱约好了的,下次吧。”keito抱歉地看了看best的五人,“反正今天也是best的聚餐嘛,我还是不参加了。”

     “嘛,别这么说嘛,keito如果不去,亚麻酱还有知念不是吗?”inoo笑着说道,说完就觉得不妙,被坐在旁边的daiki拍了一下后脑勺。

      keito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又继续飞快地整理好,微微笑笑:“毕竟事先约好了,爽约总是不好的。”说完就背起了包,急匆匆地往外走,很快就没了身影。

     “喂,inoo酱你怎么回事啊,明明就看得出来keito很介意亚麻酱和知念,你还提。”daiki看着在摸头的inoo,想严肃又很无奈。

     “我知道啊,不小心的嘛,下次我会注意的。”inoo揉着蘑菇,委屈道。

      keito到了马路上,因为离咖啡厅有些距离,不想让yamada等自己,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在后座,窗外的风景飘忽而过,脑内一直都是inoo的声音,没有他还有知念,一瞬间觉得有些难受。

     昂贵的价格对应着高效率,出租车稳稳地停在了咖啡厅门口。keito看了看表,还好,离约定的时间还有8分钟。

     keito推开咖啡厅的门,坐到日常约定的位置,玻璃的落地窗,能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川流不息的车辆。keito点了一份美式,为yamada点了一份摩卡,等到亚麻酱来了咖啡就能刚好送来了吧。

     服务生将桌上的四人餐具撤下只剩两份。keito看着窗外,天色逐渐阴沉了下来,怕是会下雨了,不知道亚麻酱有没有带雨伞出门呢。

     滚滚压来的乌云让keito的心情更加压抑,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今天比以往更加迫切地希望yamada快点来,他有种怪异的感觉。

    “您好,您的美式和摩卡。”服务生微笑着从托盘上端下两杯咖啡,气味很香,也很苦。

    “好的,谢谢。”keito温柔地朝服务生笑笑。

    “冻僵的双手,从袖口露出来……”keito的铃声响起。

    “喂,keito吗?我现在要陪知念去买点东西,他找不到店家,我要迟一点到了,抱歉。”yamada软乎乎的声音在听筒中响起。

    “啊,好的,没事的亚麻酱,反正接下来我没有什么预定……”keito看了看桌上飘着悠悠热气的摩卡,“啊,我已经帮你……”

     电话的那头略微有些杂音,顿了顿yamada的声音才传了出来:“刚刚说了什么吗?有点没请清楚。”

     “啊,没什么的,亚麻酱慢慢来吧,不急的。”keito的目光从咖啡上收了回来,又笑着回答。

     挂掉了电话,keito的指尖触了触摩卡的杯壁,温热的感触逐渐透过指尖的茧传到手指。如果等亚麻酱过来凉了就再点一杯吧。

     窗外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逐渐模糊了玻璃和街景,黑压压的云让天看着不像是中午。keito端起了yamada的摩卡,犹豫着送到嘴边却还是没能喝下去。

     是的,他喜欢亚麻酱,无可救药的喜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从意识到亚麻酱的存在开始就喜欢他了吧。给他策划生日派对的亚麻酱,替他付车钱的亚麻酱,喜欢叫自己去他家玩的亚麻酱,在con上支援自己的亚麻酱,笑得很可爱的亚麻酱,像小熊猫一样的亚麻酱,什么都往嘴里塞的亚麻酱,喜欢草莓的亚麻酱,喜欢小孩子的亚麻酱,喜欢知念的……亚麻酱……

     指针在腕表里丝毫不差地转动,keito看着门后的铃铛,兴许下一秒就会被摇响。直到这些微的期待也在时间的流逝中慢慢被扼去,那人儿姗姗来迟。

     “啊,抱歉抱歉,keito,我来迟了。”咖啡厅的门被推开,yamada把雨伞上的水抖了抖,把伞收好放在雨伞架上。

     keito看着yamada坐到对面的沙发上,摸了摸摩卡的杯壁,已经凉透了,刚想叫服务生再来一杯,被yamada拍了拍手只好作罢。

     keito看到yamada湿湿的头发,皱了皱眉,抽了几张纸巾身子探过桌子给他擦着头发:“亚麻酱不是有带雨伞吗?怎么还是湿了……”

     yamada乖乖地坐着让keito在自己头顶忙碌,喝了一口冷摩卡,右手的指尖卷了卷发梢:“啊,因为出门的时候没想到会下雨啊,送知念回家的时候顺便借了一把伞,嘛,我还以为不会湿的,明明已经挺注意的了。”

     keito的手顿了顿,继续擦拭着yamada的头发,像是打起精神似的,抽了几张纸巾塞在他的手上:“亚麻酱也不要就这么坐着,自己擦一下衣服啊。”

     yamada拿着纸巾,擦了擦肩上的水珠,略微嘟着嘴:“啊~~keito好像老妈一样……这种老妈我才不需要啊。”

     被yamada日常S,keito无奈地笑笑,揉着他的头:“亚麻酱也很擅长照顾别人啊。”抬头瞥了一眼门口的雨伞。

     yamada看不见头顶上的keito略微落寞的眼神,得意地回答:“嘛呐~~”不用看,keito都知道现在yamada是什么表情,肯定是像匹诺曹一样一脸得意的长鼻子了。

     keito沉默着,手上的动作逐渐慢了下了来,犹豫着还是问了:“那亚麻酱比较喜欢被照顾还是照顾别人呢?”

     “当然是照顾别人啊!被别人照顾什么的……”yamada的声音逐渐弱了下来,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忽的想起了什么,睁大了眼,“啊!keito!我一直要吃的那个!有帮我点吗!”

    “……”

    “keito?”没有得到回答,yamada抬头看向keito,有些疑惑。

    “啊,抱歉,我忘了……”keito被yamada突然增大的声音拉回了神智。你看,他果然,还是喜欢照顾知念,而不是被自己照顾嘛……

     一如既往,keito微笑着听yamada的发言,无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他讲得很开心,他听得很开心。

     如果时间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不想要其他人,只想要陪着你,就算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

     “就算没有你,亚麻酱还有知念不是吗?”inoo的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大家都知道自己喜欢亚麻酱吧,这样想来大家真是温柔啊,都不戳破呢,因为戳破了,就没办法再做朋友了吧……

      十天后,con后聚餐。

     “啊,大家,今天的演出结束,hika和inoo酱难得也没有拉吉拉要准备,要不然就喝一点酒吧,很久没有大家一起出来喝酒了。”yabu提议道。

    “嘛,说的也是啊,那就喝啤酒吧,今天我们不醉不归!”yamada举起小拳头带头喊着。

    “够了吧,就亚麻酱那三杯倒的酒量还是算了吧。”keito看着高兴得仿佛三岁孩子似的yamada忍不住吐槽。

     “喂喂喂,你说什么!那我今天就证明我比keito能喝!”yamada瞪着keito,两手环胸,不服气地叫道。

      三杯酒过后。

     “啊,keito!脸上有东西!”yamada坐在keito的左侧,整个人靠在keito的身上,不停地用手指在他的脸颊上画螺旋,“keito,继续喝啊,你要是老老实实认输,就不用吃苦头了……”

     keito放下酒杯,无奈地扶着yamada生怕他摔倒:“好好好,我输了我输了,所以亚麻酱别喝了。”

    “哼,没意思,来知念,我们喝吧,keito太没意思了,没喝几杯就醉了。”yamada摇摇晃晃从keito的手臂上挪开,又转向左边的知念。

     “亚麻大是不是喝多了?”daiki放下筷子看着有些踉跄的yamada,又转向keito,“keito,要不你先送亚麻大回去吧,喝太多明天头会疼。”

     keito点点头,伸手去扶挨着知念呆呆笑着的yamada,和门把们致意:“那我先送亚麻酱回去了,大家继续玩吧。”

     把门轻轻关上,keito把yamada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慢慢往外面走。因为两个人都喝了酒,不能开车就慢慢散步回去了,刚好yamada的家也不远。

     “呐,我们jump在一起也有10年了吧,keito最苦手jump的哪个门把啊?”yamada坏笑着戳着keito软软的脸,调侃着。

     “嗯……苦手的话,果然应该是知念吧……”keito笑了笑,脑内浮现出了一个小巧可爱的身影。

     “为什么是知念啊,keito不可以欺负知念啊!知念可是大家的弟弟啊,而且他这么可爱,怎么舍得欺负他啊!”yamada一脸义愤填膺地看着keito,说教道。

     “我哪有欺负他。”keito无奈地看着yamada一脸护短的样子,已经习惯了yamada对弟弟的宠爱,要不也不会被知念叫做财布了。

     “既然不欺负知念,为什么会对知念苦手啊?”好奇宝宝yamada再次上线,水润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keito。

     “嗯……可能因为知念是抖s吧……”难得对yamada撒一次谎的keito有些心虚地眨了眨眼。

     “可是我也经常在台上欺负keito啊,为什么keito不对我苦手。”yamada水亮亮的眼睛就这么近距离地注视着keito。

    “咳……不为什么……”转头就看到一双黑曜的眸子看着自己,keito被呛了一口。

     keito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yamada的脸一点点靠近,然后嘴唇贴在了他的嘴角。

     “啊~歪了啊,都怪keito乱动啊~”yamada看着一脸惊讶的keito,喃喃道,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keito,有些局促,“怎么了嘛,不就开个玩笑嘛……”

     “亚麻酱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的话就不要开这种玩笑了,被别人看到也不好。”keito将手从亚麻酱的背上放下,略微隔开了一些距离,不再让yamada依在自己身上。

     “诶……keito?生气了?真的只是开个玩笑……”脸上拉起一个僵硬的笑容道歉。第一次感受到来自keito的疏远,yamada慌了神,有些语无伦次。从小到大keito从来都由着他折腾,从来不会生他的气,他也没想象过keito生气的样子。

     “我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亚麻酱的玩笑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知念。”不用看他都知道yamada现在是什么表情,肯定是很僵硬的笑容吧,毕竟他就是这么了解他。

     “为什么这种时候会出现知念的名字啊!keito你转过来啊!”yamada急了,一个跨步伸手抓住了keito的手臂。

     keito转头看到了yamada红红的眼眶,强硬的话语被堵在口中再也讲不出来,他真的,没办法看着他难受,将他的手从手臂上松下:“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但是亚麻酱喜欢的是知念吧,所以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keito……这是什么意思?keito是说我喜欢知念?”yamada反手抓住keito的手腕,盯着他的瞳孔,生气道,“keito是听谁说我喜欢知念的?是,我是对知念很关照,但是那是因为他比我小啊,他是大家的弟弟啊!还有,听好了,我只说一次,我喜欢的人是keito!刚刚的吻说是开玩笑也是骗人的,我就是想吻就吻了!”

     大概是不喝酒就不会发生的剧情,如果没有yabu提出来喝酒的建议,如果是平常的两个人,keito从来没有想过会从面前这个人的嘴里听到喜欢两个字。

     说完,yamada又摇摇晃晃地靠在keito的肩上迷迷糊糊地嘟囔着:“我都说了……喜欢了……keito这个蠢蛋……”

     啊,亚麻酱,明天醒过来是不是就不记得了呢……看着意识不清的yamada,keito无奈地叹了口气,将人儿打横抱起。啊,还挺沉的……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从yamada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帮他那鞋子脱下放好,接了一盆热水替他擦了擦脸,沉睡的yamada没有丝毫的感觉。

     keito替他盖上被子,掖了掖被角,情不自禁逐渐靠近,鲜艳的嘴唇和绯红的脸颊,在两人的唇在咫尺距离停下,犹豫着还是离开了,躺在房间里的黑色沙发上微微蜷缩着,将外套盖在身上,果然自己还是没有勇气啊。

      翌日,正午。

     “啊……keito?”yamada皱了皱眉,睁开眼看到的是在房间沙发上坐着的keito。

     “啊,亚麻酱醒了吗?还舒服吗,要不要醒酒茶?”keito摸了摸茶几上的杯子,很早泡的茶已经凉了,“我去再冲一杯吧。”

     “嗯……谢谢了……”yamada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被子上搁着的外套,突然想起了什么,记忆的断片零零碎碎,“啊,keito,我昨天晚上喝多了,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嗯?奇怪的话?没有啊,亚麻酱又做梦了吧。”keito将冲好的醒酒茶递给亚麻酱,然后正色地坐在床边,“亚麻酱,虽然现在说这个可能不太合适,但是我喜欢亚麻酱。”

     “噗……咳咳……”yamada刚喝了一口的醒酒茶全部喷了出来,不停地咳嗽,一脸惊讶地看着认真的keito,“咳咳……keito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亚麻酱,我喜欢hey say jump的山田凉介,是那种要像男女朋友一样在一起的那种喜欢。”keito认真地看着yamada的眼睛,又强调了一次。

     yamada有些手足无措地将杯子捧在手里,指尖蹭着杯壁:“啊……keito,玩笑不能随便开啊……”

     keito一手撑在床上,探过身蜻蜓点水地一吻,随后又是平日里那个温柔的笑容:“怎么样,现在可以相信我不是开玩笑的了吗?”

     yamada觉得对于刚起床的人来说,这个发展是不是有些太刺激了……

     直到事后两人确定了关系。

     “喂,keito,那天我酒喝多了真的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

    “亚麻酱说什么呢,当然没有啊。”

    “那你怎么突然这么主动……”

    “没有啊,我就是想表白就表白了,想亲就亲了,想上就上了( *・ω・)”

    “喂,混蛋,闭嘴!(#‵′)”

     keito接住yamada的小拳拳,仰头看了看天花板,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干什么笑得这么恶心!”

                                                   end

………………………………………………………………

哦,这是好久的脑洞了,我会说写了一个月吗,简直哭泣,军训根本不想动笔……

大概是keito视角了,等我可能还有亚麻酱视角(ಥ_ಥ)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