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晴朗秋日,风拂过我【高慧】

是 @死活不入坑 的点文产物!

可能写的并不是很好,还ooc了……

…………………………………………………………………………………………

      “喂,啊大酱?嗯我在家的,游乐园?嗯,要去要去!那下午见!”伊野尾慧放下手机,开心地跑去更衣室,打开衣柜拿出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在身上比对着。

       有冈大贵拿到了几张游乐园的门票,但是门把们都有日程了,结果就是和伊野尾慧两个人去。

       伊野尾慧走出门就看到在外面低着头玩手机的有冈大贵,开心地跑了过去:“喂!大酱!”

       有冈大贵抬起头,看到一脸兴奋的伊野尾慧跑近,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头:“又不是小学生了,去个游乐园也兴奋成这样。”

       伊野尾慧揉了揉顺毛的蘑菇,笑得可爱:“诶,因为要跟大酱一起去嘛,而且我好久都没去过游乐园了。”

       “明明是胆小三铳士?”

       “啊,过分,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而且以前我也不胆小!”

         很像情侣的两个人,却不是情侣,伊野尾慧只知道自己喜欢有冈大贵,而对方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第一次见到有冈大贵,一个阳光可爱的男孩子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啊,你真的不是女孩子吗?”明明很讨厌别人说自己像女孩子,可是那时候因为有冈大贵的话,他脸红了。

       这样想来,大概是一见钟情吗?但是大酱到底是怎么想的呢?他会,喜欢我吗?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伊野尾慧瞥了一眼专心开车的有冈大贵。明明是一个很可爱的人,一旦认真起来就显得很男前,这样的反差让伊野尾慧晃了晃神。

     “喂喂,inoo酱,你在听吗?”

       被有冈大贵的声音扯回了思绪:“啊抱歉,你刚刚在说什么?”

       “inoo酱在发什么呆嘛,我说今天要把所有的绝叫设施都坐一次哦,难得挑了一个不是周末的日子啊。而且inoo酱刚刚说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啊,以前明明是被我和staff架回去的呢。”有冈大贵,开着车,时不时地偏过头。

       “啊,我都说了你这样很过分啊,明明就是不相信我,我会坐哦,什么绝叫设施,全都坐给你看!”蘑菇气鼓鼓地坐在副驾驶座上。

       绝叫设施要是不让人尖叫怎么会有这个名字呢?伊野尾慧坐完了两个项目,他似乎又想起之前和山田凉介还有中岛裕翔一起去坐以塔酱日本第一企划的情形了。果然,用两条腿走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

       有冈大贵看着摇摇晃晃地从设施出口走出来的伊野尾慧,有些担心:“呐inoo酱没事吧,要是太勉强的话,我们就不玩了。”

       “啊,我没事的,我们去下一个吧。”不停地说话让他感到有些反胃。

       “inoo酱真的没事吗,要不然我们去旁边休息一会儿?”说着有冈大贵拉住了伊野尾慧的手腕,将他拉向路边的长椅。

         拉扯间,伊野尾慧的胃里更加翻涌,一把甩开有冈大贵的手,吼道:“我说了我没事!”忽的反应过来,抬头看着那人诧异的眼神。

      “啊,抱歉,我可能真的有点不舒服,今天就先回去吧。”

      “啊,嗯……那我送你回去……”

         一路无言,伊野尾慧看着认真开车的有冈大贵,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起胃里的感觉,心里似乎更加难受。

        和有冈大贵道了别,伊野尾慧回到家,将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躺在床上,用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脑子一片混乱。我今天到底都在干什么啊……

        犹豫着,依旧拿起手机,拨通了高木雄也的号码,铃声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喂,inoo酱?”微微低沉的熟悉的声音从听筒中响起。

       “呐,高木,我今天应该做了对大酱很抱歉的事情……”伊野尾慧一点点地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高木雄也,对方没有插话,只是时不时地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高木雄也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喜欢大酱的人。

       “我……该怎么办啊……”伊野尾慧难受地缩在被子里,自己为什么这么傻啊,明明难得被大酱邀请,却把这样的机会搞砸了。

       “呐,inoo酱喜欢大酱的吧,最好要好好道个歉吧,不过我觉得大酱不是会因为这种事情生气的人,所以只要inoo酱真心诚意地道个歉,他一定会原谅你的。”等伊野尾慧讲完,高木雄也安慰道。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虽然基本都是高木雄也在说话。结束电话,伊野尾慧发了一条简信给有冈大贵,内容大概是抱歉今天浪费了有冈大贵的门票,明明难得一起出去玩,却被他搞砸了。很快,他就收到了回信,自己没有关系,只要他身体无碍就好了。

        伊野尾慧收到回信,马上打电话给了高木雄也:“呐,高木,我跟大酱道歉了,今天晚上要来我家喝一杯吗?诶,我身体不舒服?这种东西早就在收到大酱的回信的时候就已经好了啦。反正你明天没有工作啊,来喝一杯嘛。”

        无奈的挂了电话,这惹人哭笑不得的小猫啊……高木雄也开着车到了伊野尾慧的家楼下,按了按门铃。打开门的伊野尾慧穿着蓝色的围裙,他进门脱下了鞋,将带来的下酒菜放在了桌上。伊野尾慧在厨房里忙碌着,好不容易从里面出来,并且带出了一盘土豆炖肉和两大碗米饭。

      “inoo酱,这是你准备的下酒菜吗?”高木雄也指着一桌子各式各样的小番茄。

       “当然不是啊,这个米饭和土豆炖肉也是!”伊野尾慧得意地将土豆炖肉摆在小番茄的中间,"这个土豆炖肉的菜谱可是经过我精心改良的,味道绝对有保证!”

      “好好好,你最棒了……”高木雄也无奈地将小番茄的盘子们堆得远一些,从自己带来的袋子里拿出了顺路买回来的下酒菜,他就知道这个小番茄星人会准备一打的小番茄。

      三罐酒下肚,伊野尾慧的脸就红了起来,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看着桌子对面依旧慢慢喝酒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高木雄也,突然想起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笑着问道:“呐,高木,我都告诉了你我喜欢大酱,可是你都不告诉我你喜欢谁啊,肯定有喜欢的人的吧,又不是小学生了,话说现在小学的小男孩都知道自己喜欢班上哪个女孩子,高木快点告诉我嘛。”

       “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你喝醉了,回去休息吧。”

         高木雄也无奈的将伊野尾慧面前的空罐子收进垃圾袋,却被伊野尾慧拉住了塑料袋口,耍赖地叫着:“我没喝醉!高木雄也你快告诉我,不然我就不让你走了!”

         高木雄也叹了口气,尝试性地扯了扯手里的塑料袋,看着伊野尾慧,无奈的开口:“喜欢的人是有的,明明我一直在他身边,但是他到现在还是不知道我喜欢他。就像一个小傻子,可是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他。”

        “诶,是谁嘛,被我们hey!say!jump的帅哥高木雄也喜欢上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啊……”伊野尾慧趴在桌子上,嘟嘟囔囔的就睡了过去。

         “啊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高木雄也把桌上的空罐子收掉,伊野尾慧的身子软软的根本搀不起来,无奈之下只能打横抱起,将他放在床上却发现自己的衣领被扯住,掰开他的手,把自己被抓的皱皱的衣服拯救了出来,顺便把他的上衣脱掉,让他睡得舒服一些。

           高木雄也看着在被子里露出一截白嫩嫩肩膀的伊野尾慧,微微凌乱的头发零散在绯红的脸颊上。高木雄也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啊takaki yuya你振作一点啊,都这么多年了,在后台什么没见过,这时候别想些有的没的!

          伊野尾慧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头还有些晕晕的,皱着眉喊了一句:“高木?”没有得到回答,应该是走了吧。走出房门看到在沙发上睡着的男人,莫名有些高兴。

         “喂,高木,要睡就去床上睡啊。”伊野尾慧晃了晃高木雄也的肩膀。

         被摇醒的高木雄也眯了眯眼,看到的是起了床连睡衣都没套上的伊野尾慧,突然惊醒,被自己呛到,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咳,把衣服穿上inoo酱,咳咳,小心感冒。”

        “高木也真是的啊,想睡觉就躺在我床上睡啊,睡沙发又不舒服。”伊野尾慧从旁边拿起睡衣,一边套衣服一边说道。

         “你以为是拜谁所赐啊……”高木抓了抓头发,嘀咕着。

        “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没有!” 

            

          高木雄也坐在沙发上,看着伊野尾慧走向厨房,莫名觉得自己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应该是有冈大贵在这里他会比较开心吧。

         “呐inoo酱啊,你喜欢大酱的哪一点啊?”高木雄也坐到餐桌前,等待伊野尾慧从厨房里炸出来的黑暗料理。

         “诶?喜欢哪一点?我也不知道诶,但是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他说长得好像女孩子,才开始注意他的吧……”伊野尾慧端着一盘土豆炖肉从厨房出来。

         “伊野尾慧你好像女孩子。”高木雄也看着伊野尾慧的脸,一脸认真地说道。

         “喂,你是笨蛋吗。”伊野尾慧笑着,一记手刀敲在高木雄也的头上。

         “诶,我也说了你像女孩子,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高木雄也委屈巴巴地捂着头。

        “嘛,喜欢你也不是不可以啦,如果大酱拒绝我的话,我就考虑一下。”伊野尾慧拿着勺子大口大口地吃着土豆炖肉。

         高木雄也沉默了,慢慢地吃着碗里的东西,突然皱起了眉:"啊好咸!这是昨天剩下的吧!”

          “嗯,是啊。”伊野尾慧依旧大口大口地扒拉着土豆,一脸理所应当地看着高木雄也。

          高木雄也苦着脸,这家伙什么时候喜欢上土豆炖肉的啊,这么咸还吃得下去……

         一周后,live结束。

        “呐,大酱一起去哪里吃点东西吗?”伊野尾慧走到有冈大贵身边,邀请他去吃夜宵。

         “哦,可以啊,嗯,大家不去吗?”有冈大贵转头看了看正忙着整理东西的门把们,“那就我们俩去吧。”

          两人坐在关东煮的小摊里,要了两盘关东煮,慢悠悠地吃着,伊野尾慧时不时地看着旁边有冈大贵的侧脸,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竹签:“呐大酱,我有些话想和大酱讲……”

          有冈大贵看着有些吞吞吐吐的伊野尾慧,忽的笑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头:“inoo酱,在你讲之前能不能先听我讲一点呢?”

         伊野尾慧有些奇怪地看着有冈大贵,不明所以,却也点了点头。

        “inoo酱,我们一起出道已经十年了呢,inoo酱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当然大家也是,我想,门把们已经是等同于亲人的存在了吧,所以我不想打破现在的关系啊,我说的话inoo酱明白吗?”

         伊野尾慧沉默了,点了点头,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思思念念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在告白之前就被拒绝了,伊野尾慧转头看向有冈大贵,笑了笑:“那大酱,我就先回去啦。”

         “自己一个人可以吗?没关系吗?不用叫别人来接你吗?”有冈大贵有些担心地看着伊野尾慧,却又说不出送他回家的话。

          “嗯,没事的,那我先走了。”伊野尾慧笑得可爱,拍了拍有冈大贵的肩,掀开帘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失魂落魄的伊野尾慧浑浑噩噩地走上楼梯,抬起头看到的是暖黄色灯光下靠着墙站着的高木雄也。

          “怎么样……”在小许的沉默之后,高木雄也开了口,两个人就隔了一级楼梯这么对视着。

            终于,伊野尾慧憋不住眼泪,跑上去抱住了高木雄也,哭得停不下来:“高木……高木……”一直喊着高木雄也的名字却再讲不出别的字眼。

           高木雄也犹豫了一下,也回搂住了伊野尾慧单薄的背,微微颤抖,让他的心也揪了起来,可他却什么话也讲不出只能在寒风中抱着自己心爱的人因为被别人拒绝而悲伤哭泣。

           过了许久,伊野尾慧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只剩下抽噎还停不下来,哭得通红的眼睛比起猫更像一只兔子:“呐,高木,我被大酱拒绝了,其实我都还没有表白,就被拒绝了……”

          “inoo酱还记得上一次我来这里喝酒的事情吗?”高木雄也看着一脸疑惑的伊野尾慧,似乎没有听到他刚刚讲的话,“其实我没有想过会在这么仓促间就说这件事,但是我觉得,现在告诉你是最好的选择。”

          “我喜欢的人是伊野尾慧。”

          “诶?”伊野尾慧愣在了原地,只不过一个夜晚,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似乎被冲击性的消息惊爆了。

           “inoo酱不要误会了,我没有乘人之危的想法,我只是想告诉inoo酱,不论发生了什么,还有一个人会在你的身边。”高木雄也从伊野尾慧的手里拿来钥匙,打开门,将呆呆地站着的他推进门里,将钥匙拔下塞到他的手里,笑着看他,“如果inoo酱会苦恼,那就当现在什么都没发生过。晚上一个人在家记得锁好门。”

           门被轻轻地关上,留伊野尾慧一个人呆呆地站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有什么感受,被大酱拒绝的难受,和被高木告白的复杂心情萦绕在心里,但似乎真的接受到了一个新的惊爆消息,就会将前一个顶替下去,就算它是刚刚才发生。

          伊野尾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家门口走进卧室的,不知道是怎么脱掉衣物躺在床上的。他回忆起出道的十年经历,记忆中的场景每一个画面都是有冈大贵的笑脸,其他地方似乎都是一片黑暗,直到今天,旁边的黑暗终于有了光线,其实高木雄也一直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和有冈大贵的嬉笑。

        “什么嘛,明明一直都在嘛,那个笨蛋……”伊野尾慧蜷缩在床上,眼泪又断了线似的顺着眼角滑落在枕头里。

       “那个笨蛋,为什么要喜欢上我这种人啊……”

          翌日,jump片场。

         “喂大酱!”伊野尾慧朝有冈大贵招着手,似乎前一个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哦inoo酱,我还有点担心的,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事吧,没事我就放心了。”有冈大贵笑着拍了拍精神饱满的蘑菇。

          “我是没什么事啦,多亏了高木昨天跟我说的话。”伊野尾慧开心地笑着,看着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阳光帅气的男孩变成了现在这样优秀的男人。说不定小的时候真的喜欢过大酱吧,可能那一瞬是心动的,可喜欢的概念却留给自己很多年,直到昨天。

             “诶?高木跟你说了什么啊?”有冈大贵好奇地眨巴着眼睛。

            “不告诉你!”

             “诶什么嘛,小气。”

               有冈大贵看着真的恢复了元气的蘑菇,欣慰地笑了,一时半会儿真的担心事情会变成怎么样,看到他这么有精神,真的太好了。

              伊野尾慧看到刚从门口进来的高木雄也,跑到他身边:“哟高木。”

             “啊inoo酱,怎么了?”高木雄也刚进门就被伊野尾慧堵在门口。

              “啊那啥,我是想给你昨天的答复。”伊野尾慧有些磨蹭,抓了抓刚做好造型的蘑菇,又开口,“嘛,要不是高木昨天的话,我可能一直都没办法直视在大酱的光影之后的人吧,所以也许一时半会儿我没办法弄清楚我对高木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我会正视接下来的生活,说不定哪一天就轮到我向高木表白了哦,你就等着吧!”

               高木雄也看着话音未落就已经跑远了的伊野尾慧,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真的是my pace啊,以后大概有的受了。

                                                                                                             end

………………………………………………………………………………………………………………………………………………

其实还是没能写出高慧最后在一起,不过也只是需要时间吧,我不会说是我能力有限……

希望能满意这篇点梗……

评论(7)

热度(15)

  1. 死活不入坑今天我是伊势虾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采纳我这个没有啥营养的脑洞!希望高慧今年更加黏黏糊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