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人鱼 4 【山组】【翔智】

姑娘们,昨晚的车还兴嘛?

大概是开车上瘾(不 我没有   恋人变成喵也打算开个车……

……………………………………………………………………………………………………………


       等到智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智伸手探了探床的另一边只摸到了冰冷的床单,智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如果男人还在的话该怎么面对他。饶是天真纯良的智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智挣扎着坐起身来,翔没有将细铁链扣回他的脚腕,这是一件好事,智必须要逃出这座房子,他还记得自己付出代价得到双腿来到人类世界是为了什么。床单应该是新的,没有预想中黏腻的感觉,智有些羞窘地想到昨夜的疯狂。

       他努力地站起来,向房间外走去,浑身的酸痛让智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扶着墙慢慢地走下楼,一个人都没有,智径自走向餐桌,桌上放着一份早餐,用透明的玻璃盖子隔开了空气,打开盖子温热的香气扑鼻而来,智第一次吃到人类的食物,他不知道是这份早餐很符合人鱼族的口味还是自己的味觉变成了人类的标准。

       别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门可以从内侧打开,从屋里出去等待智的是铁质的围墙,要打开围墙的门需要钥匙,钥匙多半是在翔的身上。如果还是鱼尾的智,这些东西根本困不住他,人鱼族自满的鱼尾可以轻易地击碎墙和门,可是现在的智有的只是软弱的人类的双腿。

       智失落地回到房间,他进入浴室,在浴缸里放满冷水,脱掉了身上的浴袍,将全身泡进水里,伸直了双腿,他一次又一次地抚过自己的腿。虽然已经没有了尾巴,但是还是只有将全身都泡进水里才能让他真正安下心来。

       在房间里,智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在浴缸里一直待到了天黑,他能感受到太阳逐渐沉没在地平线。智开始紧张,他担心到了夜晚,翔会回来,又要像昨夜一样让他失去理智。

       智从浴缸里站起身,湿淋淋地穿上了扔在地上的浴袍,从胸膛和腿间滑落水珠留在地板上。他蜷缩在床上,伸手在枕头底下摸索着,手中捏着那颗纽扣,他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上面刻着的字。

       sho,你在哪里,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

       躺在床上,迷糊间,智浅浅地睡了过去,人鱼族浅眠是天生的习性,为了避免鲨鱼袭击,身边有丝毫响动就会被惊醒。

       睡眠的时间不长,智猛地睁开眼,他感受到,翔回来了。

       智将自己缩得更小,敏锐的听力让他清楚地感知到翔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地板的嘎吱声和拖鞋与木板的摩擦碰撞声让智绷紧了神经。脚步声逐渐接近,智将手里的纽扣捏的更紧,紧紧地闭着眼睛,屏住呼吸。拖鞋的声音在门口停了下来,来人似乎犹豫了一下,没有推开智的房门,另一边房间的门被推开又关上。

       翔没有进入智的房间,紧绷的神经忽的就放松了下来,松了口气,智轻轻地起身,听着隔壁房间的响动。一丝熟悉的味道从门外传来,是海风的味道,他是去看海了吗……智想起了在海底的母亲还有在海边只见到一次的sho。

       智回到浴缸,全身都浸在水里,用人鱼的方式在水里呼吸,感受着冰凉的水亲吻过每一寸皮肤,湛蓝色的发丝在水中浮动,智闭上眼,将纽扣捂在胸口,在水中逐渐进入梦乡。

       梦里,他来到了海滩,看着母亲从水底浮了上来,注视着他的眼睛,问道:“智,你后悔吗?”

       翌日,智从水里探出头,翔已经不在家里了,每次翔不在的时候,智都会走出房间熟悉别墅的构造,尽管知道出不了围墙,他还是抱有期望,自己可以逃出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翔再也没有来见智,明明两个人每天都会在同一个屋檐底下。过了大半个月,智现在能知道的,就是在他睡醒之前翔就出门了,每天深夜才会回来,每次回来的时候身上都带着海风的味道,还有,出逃需要翔身上的钥匙。

       这不是智要的样子,离开从小长到大的地方,离开所有的同胞,放弃了鱼尾,抛弃了一切,现在却被困在这一间冰冷的别墅里。

       一夜无眠。翔像往常一样走进隔壁的房间,智侧躺在床上,感知着男人的行为。翔洗完澡躺上床,呼吸逐渐平稳低沉。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透进来微凉的月光,透得智的脸无比的苍白。他决定了,要想办法出逃。

       等到翔睡沉了,智迅速地从衣柜里扯出衣物,模仿人类的方式穿好,将纽扣揣进口袋,轻手轻脚地打开翔的房门,屏气凝神,脚尖点地尽量不发出声音,从翔的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

       视力的消失在这时候反而变得方便,不依赖视力,靠人鱼族超常的五感从二楼毫无障碍地走下楼,轻轻地推开门,走到铁门前,摸索着将钥匙插入锁眼,轻轻地一转。

      “咔哒”,铁门应声而开,智将钥匙抛回在空地上,最后望了一眼翔的房间,关上了门。

       翔的别墅大概远离普通人类的居住区,虽然逃了出来,智也不知道该去哪,该怎么找sho,只是想逃的一心让他跑了出来。智慢慢地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依然是毫无人烟,终于绕着弯走了出来,他站在山坡上,右边是茂密的树林,左边是华灯霓虹的城市。智慢慢地往散发着人类气息的地方走去, 

       智慢慢地走过窄桥,桥下河边的男人身后跟着一帮手下,手上拿着一把袖珍手枪,面无表情地将两具尸体踢入河道中,抬起头看到走过的智,可爱的小脸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真巧啊,这不是翔之前买的一亿六千万的玩具吗? 


                                                                                                tbc

……………………………………………………………………………………………………………………………………………

晚更了一天,真的是腰疼的受不住QAQ

这一话是转折??反正写的简直自己都看不下去……我可能真的只能深夜写文,白天根本写不动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