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窃窃私语 1「贵慧」


欠yui的债现在还上orz @有冈小慧_yui

是上班族有冈大贵x冬之介,设定是超能力外星人冬之介为了了解人类七情六欲什么事都会干_(:ᗤ」ㄥ)_

又是低产虾的一个长篇开坑……

私设和ooc都是我的

我也想在家门口捡到杰尼斯(小声bb

 ………………………………………………………………………………

  有冈大贵的家里住进来了一个男人,其实也不能说是住进来,因为这个男人是家门口捡的……

  事情是这样的。

  有冈大贵的老家在千叶,读完书就在东京就职了,来回太麻烦就在东京郊区租了一间公寓。就在上个星期,他正常下班回家的时候,公寓楼下一个染了白发的男人扒在一个大纸箱上,上面写着:请带我回家。

  远远的站着几个家庭主妇正在小声讨论,是不是应该报警,所有人都觉得这大概是个精神不太好的可怜人。

  有冈大贵装作自己没有看见,从箱子旁边经过,以他薪资养活自己还可以,再带一个不明来历还可能是精神状态不太好的男人是不可能的。

  余光可见,男人在箱子里,一直看着他。

  有冈大贵没有理会,进了公寓,回到家开始做饭烧菜,放浴缸的热水,把堆了两天的衣服塞进洗衣机,安静的房间一下子就只剩下洗衣机转动的声音。

  独身生活冷清而忙碌,事大事小全部都由自己来做。洗完澡赤着身子出来发现没拿浴巾的时候要自己滴着水去拿浴巾和睡衣,在沙发上冷醒强撑着爬回床上睡觉,第二天醒来发现上班要迟到而昨晚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晾。做饭也不过是维持自己的身体机能,一个人吃也就没有什么追求,冰箱里有什么就做什么,能填饱肚子就行。

  吃完用咖喱块做的咖喱饭,把做多了的半锅封好放进冰箱,刷完碗,泡完澡,有冈大贵浑身疲惫地瘫在沙发上。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有冈大贵突然有些在意纸箱子里的男人,不过这么久了,他的家里人应该已经把他带回去了吧。

  可是万一,还没找到他呢……

  有冈大贵有些气恼地挠了挠头,不过就是一个行为诡异的人,干嘛要这么担心他。思前想后,有冈大贵决定,下去扔个垃圾,并且顺便看看男人是不是还在纸箱子里,嗯,只是顺便。

  顺利说服了自己的有冈大贵,提着两袋垃圾,坐电梯下楼,门口早就已经没有人站着议论了,他把垃圾分类放好,探头一看,男人还在纸箱子里坐着,似乎真的认真在等好心人带他回家。

  “呐,你不回家吗?你家里人要担心的吧。”有冈大贵还是没能停住迈向纸箱子的腿,忍不住向他搭话了。

  男人抬起头,看着有冈大贵,一脸平静仿佛没有听到他的疑问,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有冈大贵愣住了,一部分是突然被抓住的惊吓,还有一部分是这个男人长得真的很好看。白色的发丝和精致的五官,细丝边框的眼镜,迷糊的眼神,高挺的鼻梁,微微张开的双唇。

  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扒在纸箱子上,抓着有冈大贵,指了指上面的字。

  请带我回家。

  有冈大贵觉得自己大概是魔障了,为什么要找他讲话,这不是没办法拒绝了吗……

  男人跟着有冈大贵往电梯走,开门走进去了之后还是抱着自己的纸箱子不松手。

  尽管是让人进来了,可他完全不觉得是自己带他回来的啊,完全是被强迫的。

  晚上一个人露宿街头实在不安全,今天让他住一晚上,明天就想办法送他回去吧。

  有冈大贵这样想着,把男人手里的大纸箱放在墙壁和沙发的空当里,恰巧正好卡在里面。

  “呐,你……名字叫什么?”有冈大贵犹豫了一下,果然不知道名字还是挺麻烦的,明天送他回家也要知道名字比较方便吧,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啊,我叫有冈大贵,大酱大贵有冈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冬之介。”男人看着有冈大贵轻轻地说了几个字。

  “冬之介吗……姓氏是什么啊?”有冈大贵皱着眉思考。

  男人看着有冈大贵,没有作答。

  “不想说的话就算了,那冬之介,今天现在我家将就一下吧,明天我就送你回家。”有冈大贵去浴室放热水,又去卧室铺好第二床被子,“我家只有一个卧室,还好床够大,晚上就和我挤一张床吧,这边是浴室,一会儿热水放好就可以洗澡了。”

  冬之介看着自己被安置在角落里的纸箱子。

  有冈大贵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再怎么说晚上也不能睡在纸箱子里啦,箱子放在这里很安全的放心吧,明天你就可以带着它回自己家了。”

  冬之介又不理会有冈大贵的话语了,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剩下最后一件内裤,有冈大贵赶紧拦住了他。

  “好了好了这件别脱了,进浴室再脱,热水还没好呢。”

  有冈大贵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衣放在浴室里,目送冬之介进了浴室,他才回卧室靠在床上,他叹了口气,怎么觉得这么心累呢……

    身体上的疲倦和精神上的松懈,困意席卷而来,在有冈大贵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感觉到床的一侧微微陷了下去,两条滑嫩冰凉的腿蹭到了他的被子里,接着是两只手,最后整个人都贴了进来,整个人被沐浴露的香气包围。

  有冈大贵一下子就清醒了,转头就看到冬之介和自己挤在一个被窝里,自己另外准备的被褥被丢在一边。

  “那个……冬之介先生……那里有被子……不用挤一起的……”

  冬之介像是没听到,依旧无视有冈大贵的话,该怎么窝着还怎么窝着。

  有冈大贵无奈了,算了他乐意这样就这样吧,反正也就今天一晚上。

  明天工作请个假好了,要送冬之介回家,自己家的沐浴露是这个味道吗,还挺香的……

  梦乡很甜,至少梦里有冈大贵有一个漂亮可人的女朋友为他打理家务,回家了也不是一个人吃饭,有女朋友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两个人可以凑在桌前一起吃饭,互相倾听一天的抱怨和一天的快乐。她晾衣服自己洗碗扫地,一切都这么美好,可是天还是要亮。

  被床头柜上闹钟叫醒也就是八点了,有冈大贵翻身关了闹钟才反应过来,冬之介不在床上。他赶紧翻身下床,打开卧室门看到冬之介正坐在餐桌前,上面是有冈大贵昨天晚上放进冰箱的半锅咖喱饭,但还是冷冰的。

  有冈大贵盛了两份咖喱放进微波炉里加热,打了个电话给公司请了一天的假。

  把两份咖喱冒着热气被放在桌子上,有冈大贵拿起勺子舀起一口:“今天我就送你回家,知道你家地址吗?”

  冬之介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有冈大贵,也拿起勺子把咖喱往嘴里送。

  “唔……不记得了吗?”有冈大贵皱起了眉,这有点麻烦,不知道地址的话只能找警察帮忙了。

  “我不是地球人。”冬之介用平静的语气开了个小学生的玩笑,只看他的表情仿佛无事发生。

  “那你来自火星吗?哈哈哈哈哈哈别扯了,警察会有办法送你回家的。”有冈大贵现在彻底相信冬之介不是个正常人了,只要不是行为艺术,那他的精神一定不正常。

  冬之介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是有冈大贵见到他的这么多个小时里,最像个正常人的表现。

  “我想了解你们人类的七情六欲,因为我们的种族没有情感,情感会让人类违背作为生物的天性,所以我想了解。”冬之介看着有冈大贵依旧是一脸的质疑,“只要我做一些人类无法做到的事情,你就能信了吧。”

  有冈大贵一眨眼,冬之介就从对面的位置到了自己的右边,再一眨眼,冬之介又从右边变到了左边。

  有冈大贵愣在了椅子上,手上的勺子掉在餐盘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觉得自己,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男人奇怪的设定。怎么就外星人,怎么就瞬间移动了?他真的是外星人吗?!自己该怎么办?报警吗?可是外星人是不是要被抓走做实验什么的?
     
       “你想报警也是没有用的,他们抓不住我,这个身体是我化形的,随时都可以改变,无论外貌还是性别,甚至是物种。”冬之介仿佛看透了有冈大贵内心的想法,事实他的确会读心术。

  “刚刚是瞬间移动和读心术?”

  “嗯。”

  “你真的是外星人?”

  “我说了是,是你不信。”

  有冈大贵在见识到瞬间移动和读心术之后,他不得不相信冬之介真的是外星人,如果是外星人那昨天那样的事情似乎也不显得奇怪了。

  但是外星人真的,存在吗?还这么堂堂正正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这算不算跨星球外交……

  “电影里你们不都想要征服地球吗?或者人类灭绝,你不这样吗?”有冈大贵小心翼翼地发问,如果一个有这样超能力的军队来征服地球,人类可能,毫无反抗之力。

  “征服地球,灭绝人类听起来很麻烦,至少我是不会这样的。”冬之介连头都没有抬,专心地吃着咖喱,“啊这个味道还不错。”

  “所以冬之介你现在准备做什么。”

  “我要在这个家里住下来,等彻底了解完了七情六欲,我就会离开,恢复你应有的生活。”

  “只要你明白了人类的情感,你就会回去吗?”

  “嗯。”

  “一言为定!那你先把昨天见过你的人的记忆都消除吧,不然你突然住在我这,我很难办。”

  “难办?为什么会难办?”

  “以后我会教你的,总之现在就按我说的做!!”

  于是有冈大贵的家里住了一个麻烦的外星生物,他开始过上绞尽脑汁让冬之介明白人类喜怒哀乐的日子,以求尽快恢复到以前忙碌而普通的生活。

                                                tbc    

………………………………………………………………………………

开了个篇,可能没什么吸引力(是的

没人看的话我就……权当还债orz

大酱现在急着赶冬之介走,你为什么要赶走你老婆(???

真香预警,毕竟两个人的生活总是比一个人过要温暖,be还是he就看未来剧情走向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