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彩色粉笔6「高慧」


大学生设定,学长熊x学弟慧,渣受,这章有double date,double看到了date呢???

是美好阿德的点梗 @Sydsuesue☀ 感觉自己已经写了好久好久,可还是没什么进展,是什么辣鸡低产虾

yui是虾虾的亲友,虽然yui没脸没皮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嫌弃她_(:ᗤ」ㄥ)_

………………………………………………………………………………

  经过了那天的事情,伊野尾慧的论文全部由高木雄也承包了,他也不再出去留宿了,薮光不在的时候两个人就在寝室里打一炮,如果寝室有人的话就出去开房。

  比起一炮换一篇论文,到更像是直接按月承包了,谁也没有计算的那么精确,上床这种事情,全凭心情。

  薮光两个人虽然不知道高木雄也和伊野尾慧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很明显与以前不一样了。既然谁都没有说,他们也不好过问。

  这种事情,有谁说得清。

  伊野尾慧倒是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还是整天高木学长高木学长地喊他。高木雄也一开始是有些不满的,他自认为现在的自己和前段时间比起来,至少离伊野尾慧近了许多,但是想了想,自己对于伊野尾慧来说,大概跟他以前接触过的男人没什么分别。

  高木雄也又把自己气到了。

  伊野尾慧不知道高木雄也的内心活动,他只觉得自己的论文和夜不归宿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也不用再费心思约人出去了。虽然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是高木雄也作为一个稳定炮友是很优秀的,技术不错,长相不错,论文不错,在床上还会顾及对方的感受,伊野尾慧对于现在的大学生活十分满意。

  未来一片光明。

  说起来唯一发生变化的,就是有冈大贵这家伙了。自从有了女朋友,再也没找自己一起去吃午饭,进进出出总是和yui黏在一起,自己难得去一趟大二寝室楼去找他串门,他的室友总说他出去找女朋友去了。

  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伊野尾慧的内心有些不满,他可不想自己和有冈大贵的友谊就这么凉了,所谓感情全靠经营啊。想定念头,他就拨通了有冈大贵的号码。

  铃声响了好久,有冈大贵都没有接电话,直到伊野尾慧觉得他可能不接了,电话被接通了。

  “喂?”有冈大贵略带沙哑的嗓音和微微急促的呼吸,让伊野尾慧一下子就知道他的好友在干什么。

  “大酱,我觉得白日宣淫可不是什么好事。”伊野尾慧用苦口婆心的语气说道。

  “我觉得我唯独不想被inoo酱你说。”有冈大贵面对伊野尾慧的调侃毫无动容,“突然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大酱我觉得,自从大酱有了女朋友,我们多年的友情都凉了一半,在此,你的inoo酱决定,这周六,我们两个人去看电影!”伊野尾慧插着腰一脸神气,明明有冈大贵一点都看不到。

  “emmmm……inoo酱,这周六你的大酱要和yui去游乐园。”面对伊野尾慧充满热情宣布的决定,有冈大贵真真切切地泼了一盆冷水。

  “哇有冈大贵你真实过分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们都没有去过游乐园!”伊野尾慧听到有冈大贵拒绝他,简直想现在就去把有冈大贵的老二打废,让他见色忘友,“那这样,你们去游乐园,我也要去!”

  “哈?”有冈大贵躺在床上,他觉得自己头有点疼,他怀疑他的朋友是不是头坏了,“你过来干什么,大功率浴霸吗?”

  “好吧好吧,你要是要来,就找个人一起来,double date。”

  “没问题!”

  伊野尾慧挂了电话,捂着嘴偷笑,他就是要打扰一下有冈大贵的现充生活,谁让他有了女朋友不要他了。

  高木雄也在寝室听到伊野尾慧约自己去游乐园的时候是受到了一点惊吓的,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可是知道了他只是为了恶作剧才让自己跟他一起去的时候,有些失望,想了想,这才是正常的吧。

  “我跟你去有什么好处吗?”高木雄也挑了挑眉,问道,他没打算拒绝,只是单纯地想为难一下伊野尾慧。

  伊野尾慧沉默了,的确高木雄也跟自己一起去只是浪费了周六一天的时间,打扰有冈大贵的现充生活对于他来说并没有意义。思来想去,伊野尾慧的脑瓜子有些不够用。

  他收起了玩笑的表情,露出了只有在两个人的时候才表现出来的样子,一脸的情欲诱人,贴在高木雄也的身上,一只手搂住他的脖颈,另一只手熟练地开始解他的腰带。

  “那么,现在就来做吧,今天剩下的时间都听学长的,学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就在两人的唇瓣即将贴在一起的时候,高木雄也一把把伊野尾慧推开,脸色十分不好看。

  “你就这么随便?”高木雄也本来只是想逗逗他,完全没想到他来的这一出,他有时候真的想看看他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伊野尾慧也没想到高木雄也会拒绝,被推开了之后愣了一下,听到他的质问,倒是有些好笑了。

  “我们可不就是这种关系吗,既然学长想要回报,除了上床还有别的吗。”

  高木雄也的脸色更黑了,但是一句话都无法反驳,所有的词语都哽在了喉咙里。对啊他们就只是各自的床伴,其他的,什么也不是。

  全都是自己当初做的选择,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不是吗?

  房间里的气氛凝固了一分钟,伊野尾慧看着高木雄也,而高木雄也偏过头出神地看着别处。

  终于,高木雄也开了口:“我知道了,我陪你去。”

  伊野尾慧又露出了先前调皮的表情,笑着应了下来,就拿起手机去阳台给有冈大贵打电话去了。

  高木雄也看着伊野尾慧走出去,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拿着打火机点了好几次火都点不着,不耐烦地把打火机扔回桌子上,手里的烟也被扔进了垃圾桶。

  周六,游乐园。

  四个人在游乐园门口集合了,有冈大贵礼貌地跟高木雄也打了招呼,毕竟也算是脸熟的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高慧两个人,忍不住嘴角带笑。

  检完票,四个人手里都拿了游乐园的路线图,有冈大贵问大家要玩什么,高木雄也表示不要在意他,让他们玩的开心就好,伊野尾慧表示全都跟着有冈大贵走,倒是只有yui一个人兴致勃勃,给有冈大贵指着路线图上的各种设施,说好多都想玩。

  有冈大贵就跟着路线图,带着三个人往yui第一个指名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yui可能是因为高慧两个人在,不太好意思一直和有冈大贵说话,高木雄也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她就和伊野尾慧搭话。

  两个人没一会儿就聊得热火朝天,内容自然是伊野尾慧跟yui讲有冈大贵的糗事,yui外表看起来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聊起来了之后倒是发现是一个落落大方,言谈举止都十分得当的女孩,这让伊野尾慧又忍不住狠狠地剐了一眼有冈大贵,这么好的女孩子就被他给拱了。

  有冈大贵看着yui和伊野尾慧聊天聊的开心,也不想打断他们,走到高木雄也的边上,看着高木雄也的脸色不太好。

  “学长不喜欢游乐园吗?”

  高木雄也看到有冈大贵来和自己搭话,礼貌性地回答:“没什么感觉吧,一般不会来而已。”

  “果然是inoo酱强拉学长来的吗?抱歉啦。”有冈大贵双手合十地跟高木雄也道歉。

  高木雄也看着有冈大贵替伊野尾慧向自己道歉:“有冈君跟跟inoo是什么关系?很早就认识了吗?他以前就是这样的?”

  有冈大贵听到高木雄也的疑问,内心有些想笑,既然想知道就问他本人嘛,从旁打听有什么意思。

  “我和inoo酱算是孽缘一样的存在了啦,从小就认识了,小学初中高中也是一个的,现在连大学都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的恶作剧啊……inoo酱高中的时候也是现在这样的,只不过以前家里还在管嘛,没怎么乱玩,但是性格里对这种事情就比较不在乎,他只觉得两个人你情我愿,不管是谁睡谁,就没有谁亏欠谁的。”聊起伊野尾慧,有冈大贵的话一下子多了起来,似乎是觉得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讲话不太好,又抬头看了一眼高木雄也的表情似乎没什么不一样,松了口气。

  “学长和inoo酱是什么关系?因为看起来实在不太像恋人……啊如果是在交往的话我这句话太失礼了,抱歉……”

  面对有冈大贵的疑问,高木雄也沉默了几秒:“没有在交往。”

  有冈大贵看到高木雄也沉默下来的时候,就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了,他朝高木雄也笑笑,故作生气化解尴尬:“那我先去把inoo酱抓回来,怎么可以老缠着yui,那是我女朋友啊。”

  伊野尾慧被有冈大贵强行拎走放在高木雄也旁边,对yui说了几句话,就看到yui朝他吐了吐舌头道歉。

  伊野尾慧和yui聊了好久的天情绪超高,拉着有高木雄也指着背后超高的云霄飞车,让大家一起去坐这个。

  高木雄也的脸色一下子就……黑如锅底……之前有冈大贵问他的时候他就想说,他不是不喜欢游乐园,他是很不喜欢这种绝叫设施……

  有冈大贵也不喜欢绝叫设施,但是拗不过兴致高涨的yui被强行拉过去排队,于是,两个情绪超低的人和两个情绪绝高的人成对地坐在了云霄飞车的排头和次排。

  总长千米的云霄飞车像是飞了一个世界,在经过高木雄也根本不想数个数的转圈急坠俯冲,脚步虚浮地从出口的楼梯下来,他还没有享受够双脚着地的幸福感,yui和伊野尾慧嚷嚷着还要再玩一次,高木雄也推脱说自己要去买饮料,让他们自己去玩。

  没多久,就看到有冈大贵也走到自动售货机跟前。

  “学长也不喜欢玩这个吗?”

  “嗯……”

  “好巧,我也不喜欢……”

  两个男人在自动售货机之前,达成共识。

  高木雄也买了一罐咖啡,犹豫着伊野尾慧喝什么,有冈大贵扫了一眼点了一罐乌龙茶。

  “inoo酱喜欢喝这个。”有冈大贵蹲下身把掉下来的饮料拿出来放在高木雄也手上。

  “谢谢。”高木雄也看着手里的乌龙茶,看着背过身去,专心给yui选饮料的有冈大贵,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伊野尾慧。

  没有去玩云霄飞车的两个人坐在设施出口的长椅上,安静地喝着手里的饮料,直到头顶上的尖叫声旋转了一轮又一轮,yui和伊野尾慧两个人才开心地蹦跶着出现在出口的楼梯。

  拿上了各自的饮料,四个人按着路线图一路往里走,沿路什么旋转木马,碰碰车,旋转咖啡杯,游乐园该有的项目都玩了一遍。

  游乐园的最深处是一个鬼屋,一整栋房子都是鬼屋的区域,从外面看起来就很可怕了,是一个小型的学校,有冈大贵希望四个人能一起进去,就算有点可怕四个人在一起也就没什么害怕的了,毕竟来都来了,不玩不是可惜了吗。

  剩下的三个人被有冈大贵半推半搡地挤进了鬼屋的入口,里面已经有游客在等待入场了。四个人坐在鬼屋的大厅里,里面放映着鬼屋背景设定的映画。

  二十年前,本来是祥和幸福的一所小学,直到有一个小女孩在学校里死于非命,灵魂无法超度,随后变成恶灵要将所有进入小学的生人残忍杀害,直到现在,那些被杀害的人尸体还有小女孩的恶灵都还留在这所小学……

  进入鬼屋的游客要在整栋建筑里找到一把打开离开鬼屋最后一道大门的钥匙,不然就会被困在鬼屋里永远地徘徊……

  四个人坐在大厅里看着黑白的映画,只觉得毛骨悚然,既然都进来了哪里还有出去的道理,四个人硬着头皮,拿起工作人员派发的两只昏暗的手电筒,开始进行鬼屋的探险。

  为了寻找通关的钥匙,每一层楼的每一个教室都需要查找。yui抱着有冈大贵的手臂,紧紧地挨着他,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窜出来,有冈大贵和高木雄也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手上拿着手电筒照着路,旁边跟着伊野尾慧,四个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正常情况下按照鬼屋的流程走是不会遇到其他游客的,所以在场的只有伙伴和扮成鬼的工作人员。

  四个人轻手轻脚地打开第一扇门,走进教室,这是普通的教室,窗玻璃上有着血红的手印,教室残破的黑板上写着今日的值日生的名字,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大家分散开来,在教室各种地方搜寻着,按照工作人员的话来说,钥匙会放在一个很显眼的地方,稍微看几眼就能找到,所以不会有绕完了所有教室还是没有找到钥匙的情况。

  四个人绕了一圈,想来第一个教室也不可能出现钥匙,松了口气准备往外走的时候,窗玻璃前突然伸出一双手,啪的一下拍在玻璃上,留下一双血手印,然后开始毫无章法疯狂地乱拍起来,印下无数个血手印,吓得四个人拿着手电筒就拼命往外跑。

  一行人走进了一个又一个鬼屋定番的房间,医务室,音乐教室,生物教室,化学实验室,时不时就有扮成鬼的工作人员冲出来撵着人跑,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跑的,四个人都出了一身的汗,打开了最后一个房间的门,是校长办公室,电脑椅上坐着一具骷髅,看样子应该是死在学校的校长,骷髅的手上攥着一把钥匙。

  四个人走到电脑桌前,再三确认这骷髅只是一个道具,不会突然暴起,有冈大贵伸手从骷髅岛的手里拿出了钥匙。

  就在钥匙离开骷髅的手的那一秒,校长室里的一道暗门嘭地打开,小女孩的恶灵穿着一身破旧染血的校服从里面走出来,发出了尖锐的笑声。

  “呐,哥哥姐姐们,陪我就在这里好不好?我好寂寞啊……”

  话音刚落,小女孩就冲着四个人跑过来,四人惨叫着拿起钥匙和手电筒,飞快地往外面跑,没几米就是最后通关的大门了,可是有冈大贵手里的钥匙怎么也插不进锁眼,眼看着后面小女孩的怨灵就要追上来了,伊野尾慧握住有冈大贵的手一起开锁。

  终于,咔哒的一声,像是一个陈旧的锁被打开后发出的声音,门慢慢被推开,外面的光线逐渐照了进来,小女孩的恶灵脚步停在了光线之外,随着光线一点点地进入,她一步步地后退,直到门完全打开,转头飞快地跑走了。

  四个人走出鬼屋,仿佛重新回到了正常世界,头也不敢回地走出游戏区域,把手电筒交回给工作人员,走出去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缓一口气。

  “啊,真是吓死我了,再也不来鬼屋了。”伊野尾慧瘫在长椅上,盯着天上的白云,半天还回不了神。

  “这个鬼屋的完成度真的很高啊,真的有被吓到。”有冈大贵看着眼前阴森的建筑,认同了伊野尾慧的说法,点了点头。

  高木雄也也是吓得手心出了一圈汗,他又去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一罐咖啡,定定神。

  yui坐在有冈大贵旁边,缓了一会儿,站起身提议:“那我们去坐摩天轮吧,虽然还没到晚上,但是好歹安慰一下自己嘛,对吧!”

  三个人点了点头,拿起路线图,慢慢往摩天轮的位置走去。

  yui和有冈大贵先进了一个隔间,只剩下伊野尾慧和高木雄也两个人站在出发点等待别的游客出来。对于别人来说,看到他们两个男人来坐摩天轮一定觉得很匪夷所思吧。

  “学长要坐吗?”伊野尾慧转头问道,“如果学长不想坐就不坐了,反正两个男人坐摩天轮也没有什么意义。”

  “坐。”高木雄也意外坚定地拉着伊野尾慧的手腕,走进一个隔间。

  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关上门,锁好,摩天轮逐渐开始上升,太阳已经准备开始落山了,光不太刺眼,橙黄色地照在两个人的脸上身上。伊野尾慧专注地看着玻璃外的风景,逐渐升高,能看到的景色也越来越壮观。

  高木雄也看着伊野尾慧的侧脸,只剩下两个人了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在变成这样的关系之前,两个人还是很融洽的学长学弟的关系,床上的事情有了一次,两次,三次之后,在日常生活里,关系就更显得微妙,以至于从一开始见面的侃侃而谈到现在的无话可说。

  “摩天轮的故事大概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知道吧。”高木雄也忍受不了这样尴尬的气氛,虽然是自己执意要拉他上来的。

  “啊,那个在最高点接吻的情侣就能在一起一辈子的那个吗。不过后来在不在一起,是看本人的态度吧,跟摩天轮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伊野尾慧平淡无奇的陈述句语气,似乎并没有情绪的波动。

  “嗯……”高木雄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话题继续下去了,他们大概是坐在摩天轮里,最不自在的两个人了吧。

  逐渐地,两个人的隔间也来到了最高点。

  “今天学长玩的开心吗?”就在高木雄也思考着如何展开一个新的话题时,伊野尾慧开口了。

  “啊,嗯,还好吧……”高木雄也没有想到伊野尾慧会问他的感受,愣了一下,作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回答。

  “其实学长不喜欢游乐园的吧,我看得出来,只有我们三个玩的起劲,抱歉啊,今天硬是要拉学长过来。”伊野尾慧还是没有看高木雄也,似乎是被玻璃外的景色蛊惑了双眼。

  摩天轮逐渐地越过最高点开始向下,这一回残阳照在了伊野尾慧的侧脸上,是大自然最美的打光,映得伊野尾慧本就精致的侧脸更多了一分美好。

  “呐,inoo,其实我……”高木雄也忍不住站起身,按住伊野尾慧的肩膀,看着因为受惊转过来的脸,注视着他的眼睛,回过神忽然有些慌乱,自己这是想要说什么?

  “怎么了学长?”伊野尾慧看着高木雄也的眼睛,捕捉到那丝细微的情绪,但是他选择忽略,装傻有时候是最好的方法。

  “没有,我只是想说,今天我也不是白白陪你来玩,是要向你索要回报的。”高木雄也掩盖住一时冲动的意图,“我只要一个回报就好了。”

  话音刚落,高木雄也俯下身在伊野尾慧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不带丝毫情欲,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纯粹的唇瓣相触。

  还没等伊野尾慧反应过来,高木雄也就离开了,站起来看着外面的工作人员熟练地打开门阀,他跨步站在陆地上,背后是早一批就已经出来的有冈大贵和yui,他转头对自己喊道:

    “楞着干什么呢?大家都在等你啊。”

  “嗯,就来。”

                                           tbc    

………………………………………………………………………………

好了好了大晚上写什么鬼屋情节,真让人难受……都不敢去洗澡了好吗!!

严重怀疑我是不是拖太久了阿德都懒得看了,简直凉凉……

又爆字数了,在三千字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想要完结这一章了,结果bb到六千字是什么骚操作(???)

有没有人看出来是模仿天神小学的背景啊!!估计没有……就当我没说过(。・ˇ_ˇ・。:)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