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彩色粉笔 10「高慧」

大学生设定,年上,渣受有

天使阿德的点梗 @Sydsuesue☀ 真实渣男伊野尾德,希望大家做好准备

………………………………………………………………………………


  高木雄也不知道自己的独白早就被装睡的伊野尾慧听到,伊野尾慧也装作不知道他的心意,他不希望现在的生活产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他不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好,遇到高木雄也是他规划完整的大学生活里最出乎意料的事情,足够打破他所有的决心。


  越和高木雄也接触,他越发真实地感觉到心脏的鼓动,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块里强行钻进了一条蛀虫,被咬过的缺口硬生生地疼。但是他没有足够的自信,把已经钻到自己心底里的蛀虫抓出来。


  要把虫儿捉出来,过程必定鲜血淋漓,在和那人分手之后只在床上才能感受到跳动的心脏,现在只要在高木雄也的身边,就不停地,有力地,坚定地跳着。


  伊野尾慧也不知道了,他该怎么办?趁还能抽身的时候,像对曾经滚过床单的所有人一样,一脚踹走吗?还是说,直面他对自己的心意,冒着重蹈覆辙的风险,再久违地体会一次活着的感觉。


  不,他不想了。


  那段灰暗日子,他只是想起都喘不过气,分手后的每一天,仿佛世界都失去了颜色,自己也像是失去一个人该有的官能,他整夜整夜地失眠,厌食,不想与他人接触,捂住胸口感受到心跳也无法拥有自己活着的实感。


  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只有有冈大贵不假人手地照顾他,拉住他拿着小刀的手红了眼眶求他不要寻短见。如果再来一次这样的经历,他不能保证自己还能振作起来,他不能再因为自己拖累有冈大贵。


  伊野尾慧有时候会想,如果小时候家中的长辈没有拉住那人的手跟自己介绍他,那人没有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个尼桑地叫,自己没有半推半就跟他上了床,没有在之后的交往中单方面地越陷越深……


  他现在,是不是能过上不一样的生活。


  大学的两年,一心只为上床而接触他人的伊野尾慧反倒是个纯粹的人,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定,不能影响他的行为,是真正洒脱了。也许高木雄也也是因为这样的他才被吸引,可他其实只是个懦弱的,卑劣的,胆小的存在。


  伊野尾慧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很乱,他需要时间来思考,他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拖了个小行李箱就出了寝室。


  走出校门,踏上了大马路的第一脚,他突然觉得陌生,明明已经来的次数多得不能再多了,可为什么他现在连自己该往左走还是右走都没了主意。


  在他不打算再麻烦有冈大贵之后,他掏出手机才想起来,自己除了有冈大贵,就没有朋友了。


  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伊野尾慧拖着箱子漫无目的地往前走,走了好一段路,周边的景色安静了下来,偶尔从路上飞过一辆车,一整排行道树都遮不住的阳光晒在伊野尾慧的身上暖暖的,看着前方无尽的水泥路,寥寥无几的行人,他有种要一个人就这么走到天荒地老的错觉。


  打破这样令人安心的气氛的,是伊野尾慧完全没有做好心理防备的人。在街对面让他心悸的熟悉的身影。


  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在这里,他不是在国外吗?肯定是自己看错了,这么几年,又不是第一次看错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伊野尾慧却不敢转过头确认街对面的那个身影,他拖着行李箱快步往前的一个小巷走去,只想快些,再快些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身影。


  可是行李箱却像是要和自己唱反调,走得愈快万向轮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声音就愈响,街对面的那个人,一下子就发现了落荒而逃的伊野尾慧,忍不住嘴角勾起一抹笑。


  就在伊野尾慧硬着头皮快步走了好久,转进小巷,站定,慢慢地转过头,看到没有人追上来,他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调整自己因为惊吓和快走而急促的心跳。


  “哦呀~真巧呢,kei尼桑~”


  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声线,熟悉的称呼,从身后响起,明明是好听的声音,明明空气都是燥热的,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上了似的,浑身发冷。


  伊野尾慧迟迟没有转身,西德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似的,慢悠悠地从他的身后走到他的面前。


  “好多年不见,尼桑就不想我吗?”


  明明脸上是笑着的,为什么伊野尾慧无法从他的眼神中看出笑意。


  伊野尾慧紧张地握紧了行李箱的拉杆,他试想过很多次如果这个人回来了,自己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能让他吃瘪,让他难堪,可是当他真的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伊野尾慧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空张着一张嘴。


  “kei尼桑这是要去哪里啊?拖着个行李箱总不会是一个人来这种荒郊远足的吧。”


  西德形状好看的薄唇在伊野尾慧的眼前一开一合,他讲了什么,自己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脑海里全是,这张嘴一口一声叫着自己尼桑的样子,第一次甜言蜜语和自己上了床的样子,最后一次见面无情地践踏了自己的信任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


  伊野尾慧想尽量控制着自己保持正常,可是他完全压抑不住声音的颤抖。


  “啊~尼桑和大酱讲了一样的话啊,好失望呢。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尼桑慢慢聊,如果尼桑没地方去的话就先跟我走吧。”


  西德不由分说地一把拉住伊野尾慧的手腕,拉着他往前走。


  当初也是这么强势的样子,一把把他拉进了罪恶的深渊,他潇洒地抽身了,而自己却陷进去出不来了。


  伊野尾慧一时愣神忘记要甩开西德的手,直到被拉走走了好远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没必要听他的话,却找不到机会甩开了,他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依旧那么被动,可是早在他看到他的影子就开始逃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西德拉着伊野尾慧,伊野尾慧拖着箱子,两个人的姿势别扭地走进了一家酒店。


  “开一间房,谢谢。”


  “请问您要标间还是大床房呢?”


  西德转头看着低着头的伊野尾慧,玩味地笑笑。


  “麻烦开一间大床房。”


  西德无视了伊野尾慧闻言微微动了一下的手,拉着他拿着房卡就走进了电梯。


  “kei尼桑如果不想回学校也没关系哦,我付了一个星期的房费。”西德嬉皮笑脸地拉着伊野尾慧,逼近他,迫使他在狭小的空间里与自己对视。


  “……”伊野尾慧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现在虽然不想回学校,但是他也不想待在西德的身边,太危险了,他完全不知道西德现在来找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思。


  “尼桑不要这么僵硬嘛,我很伤心诶,我真的只是想找尼桑讲讲话,以前的事情都没有讲清楚吧,我不会对尼桑做什么的。”西德一脸信誓旦旦地对着伊野尾慧的眼睛承诺。


  伊野尾慧将信将疑地应承下来,两个人刷了卡进了房间,西德把伊野尾慧的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看着伊野尾慧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前,有些无奈。


  “我又不会把尼桑吃了,这么紧张干什么,该坐就坐着,我带尼桑来是因为我看到可怜的尼桑没地方去啊。”


  伊野尾慧觉得自己磨练了两年的游刃有余和潇洒随性全部都在这个人面前消失一空,像以前一样一败涂地。


  西德先坐在了床的一头,指了指隔得最远的位置。


  伊野尾慧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去,他侧身看着西德,落地窗投过来正午的阳光照在本来骨架就小的西德身上更显得瘦削,因为被吓到都没有正经看过西德的变化,去了德国之后双颊变得凹陷了,整个人似乎都瘦了一圈,以前略微还是带了点肉,现在看起来是完全瘦得不带一丝赘肉了。


  伊野尾慧突然想要摸一摸那张被阳光照着的脸,他的手动了动,但是他忍住了。


  “当年抛下尼桑去德国,我是身不由己的。”西德不打算拐弯抹角,他一开始就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当年父亲的小公司被栽赃违法,濒临破产,那个女人说只要我跟她走,父亲的公司就能平安无事。”


  伊野尾慧惊讶地抬起头看着西德,这和他认识的事实差得太多,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两个人都是受害者。


  但是伊野尾慧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相信西德。


  西德似乎看出伊野尾慧的疑虑,他越过半张床拉住了伊野尾慧的手,注视着他的眼睛,一脸的认真:“尼桑相信我,所以我在那个女人帮父亲摆平麻烦之后我就想办法和她分开了,我费尽心思花了两年不让她抓到我们的把柄也不让她威胁父亲的公司,现在我成功了,所以我回来找尼桑了。”


  伊野尾慧的内心深处开始动摇,是自己误会了吗?还是说这些都只是西德的演技,他在德国的两年究竟如何,自己一概不知……


  西德越过床的身子逐渐靠近,精致的脸慢慢贴近了伊野尾慧犹豫着不做退进的身子,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唇,小心翼翼地挑开他的唇齿,试探地纠缠他的舌尖,像是捧在手心的珍宝经不起一丝蹂躏。


  伊野尾慧心中的防线瞬间崩溃,这样子的西德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什么都不懂拉着自己喊尼桑,执拗地要吻自己的青涩模样,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最美好的时候。


  伊野尾慧的手不自主地环住了西德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气氛逐渐摩擦升温,顺势被推倒在床上,西德两手撑在柔软的被褥上,看着脸颊微红,微微喘着气的人。


  “尼桑,还是这么容易被骗呢。”


                                                tbc    

………………………………………………………………………………

怎么的就开始,骗你慧了??

下一章讲阿德和慧的故事,要理清楚两个人的关系了!!

好嘛又是半月才更,我知道的,我……罪恶……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