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彩色粉笔 11「高慧」

我虾虾终于回来了!!


大学生设定,年上,渣受有,怎么就越写越狗血了……


注意:虽然是高慧但是这一章没有yuya!!


阿德大宝贝的点梗 @Sydsuesue☀  文里的阿德不是个宝贝!!

………………………………………………………………………………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伊野尾慧有了一个弟弟,只比自己小几个月算是同岁的弟弟。


  “慧,这是你的弟弟,德,你是哥哥,要好好照顾弟弟。”父亲推了一把身边的孩子,让他往伊野尾慧的跟前踉跄了几步。


  还小的伊野尾慧有些怕生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倒是年下的孩子走过来捧着他的手,脸颊红扑扑地笑:“kei尼桑的手好好看啊。”


  伊野尾慧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抽回自己的手。


  伊野尾慧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离开家里的,本来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就很紧张,自从德来了之后母亲就整日整日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后来伊野尾慧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从门缝看到母亲正捂着脸哭泣而父亲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后来,不知道哪一天,母亲离开了。


  伊野尾慧不敢问父亲,母亲去哪了,他把母亲离开的原因归结在德的身上,小小年纪不懂得大人之间复杂的关系,伊野尾慧只当母亲是不喜欢德才走的,如果他不在,母亲肯定就不会离开自己。


  父亲只忙着自己的工作,不管自己和德的事情,只偶尔问问两个人的考试成绩。


  德的成绩一直比自己好,住进家里的第二天就转学和自己一个班级了,因为德长得好看,让班级里的女孩子们骚动了好一段时间。


  伊野尾慧也曾挑灯夜读,从未有过的刻苦,可是他发现就算这样也没能超过弟弟的排名,就放弃了。


  从来没有说好,但是德每天都会等伊野尾慧一起回家,放学后也经常有人来约德一起出去玩,但是他从来没有答应过,只是安静地站在伊野尾慧的教室后门等他。


  伊野尾慧从来不会理会德,他看到德的脸就会想到抛下自己的母亲,有一长段时间,伊野尾慧觉得自己大概是恨着德的。


  所以无论德面对自己有多么地热情,简直像一个跟屁虫一样天天默声地跟在他身后,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泼一桶冷水。虽然伊野尾慧的周身散发着强烈的,“我不喜欢你”的气场,但是德似乎完全感受不到,还是开开心心地跟在伊野尾慧的后面一口一个尼桑地叫。


  日子一天天过去,伊野尾慧上了初中,自然德也和他入了同一所初中,这回两个人不在一个班级了,伊野尾慧的前面坐了一个男孩,比自己矮半个头。


  “我是有冈大贵,你是伊野尾慧吧,请多指教哦。”和阴沉内向的伊野尾慧完全不一样男孩,像太阳一样温暖的笑容,圆圆的脸有点小肉肉,看着就觉得元气满满。


  有冈大贵倒是很快地融入了伊野尾慧的生活,然后下午一起回家的阵容变成了三个人,但基本上都是有冈大贵在讲话,说今天有冈妈妈做的盒饭里面有一颗梅干,说今天数学老师的地中海好像更严重了。


  和伊野尾慧不同的是,有冈大贵对德的印象挺好的,成绩优秀,和班上同学相处融洽,他不知道为什么伊野尾慧对自己的弟弟这么冷淡,他从来没有见过伊野尾慧主动开口和自己的弟弟讲过一句话。


  上了初中之后伊野尾慧开始喜欢在纸上画些东西,虽然还是一个孩子,没有能足够表达自己想法的技巧,但是他欢喜得很,他喜欢临摹许多建筑物,桥梁,道路,日复一日的练习让他的笔触从扭曲变得流畅,他拿着一整本的素描本去找父亲,告诉他自己想学设计,父亲却埋头工作连头也不抬。


  就在伊野尾慧灰心丧气的时候,德抢过伊野尾慧手上的素描本,放在父亲面前,遮住了父亲桌上的资料,一页一页地翻过,一脸严肃地看着父亲,让父亲好好看看伊野尾慧的作品。


  父亲看了一眼德,就同意让伊野尾慧去上美术班了。


  伊野尾慧对德的印象改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开始逐渐地接纳自己的弟弟,就像一只笨拙的蚌,到了最后还是要接纳那一粒沙子。


  有冈大贵课间就转过身趴在伊野尾慧的桌上,看着他在素描本上涂涂画画,偶尔是食堂楼顶的大平台,偶尔是窗外长得最高的那一棵树。


  到了初中二年级的时候,三个人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伊野尾慧对德的态度也逐渐转变,从一开始的不搭理到现在的偶尔聊几句天,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转变了。


  没多久,有冈大贵有了第一个女朋友,是隔壁班的班花,有冈大贵每天开心的合不拢嘴,天天乐呵呵地跟两个人分享他的甜蜜爱情故事,同一件事情差不多要被讲四五次才会被放过。


  有冈大贵谈了恋爱之后,和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就变少了许多,德开始承担起放学回家路上主动聊天的那个人,分享着自己遇到听到的有趣的事情,偶尔还会得到伊野尾慧的附和。


  初中二年级到初中三年级的一整年伊野尾慧出去画画都是和德一起,毕竟长大了些也知道母亲离开并不是因为德,心里的怨气多少消了大半。


  德似乎是感觉到了伊野尾慧的变化,就更加粘着伊野尾慧了,偶尔和德很像的人形也会出现在伊野尾慧的风景画里。


  高一的时候有冈大贵和初中隔壁班的班花女朋友分手了,谈了差不多两年的人儿们因为不在一个学校,感情逐渐冷淡了下来,有冈大贵约了伊野尾慧和德,三个人第一次偷偷地把有冈爸爸的啤酒喝光了。


  几个啤酒瓶子七七八八地扔在地上,伊野尾慧没喝多少就醉了,歪着头就靠着墙坐在地上睡过去了。


  有冈大贵一边哭一边喝酒,不知道打的是哭嗝还是酒嗝,眼睛红红的勾着德的肩膀让他一起喝酒。


  德一边把酒杯从有冈大贵的手里抢下来,安抚他歇一会儿,又忙着把伊野尾慧抱上床,塞到最里头,盖好被子,像个老母亲似的领着有冈大贵也躺上床,三个人挤在一张不算大的双人床上,有冈大贵还在叨叨,没有了女朋友还有兄弟,碎碎念个不停,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安静下来的,很快三个人都沉沉的睡着了。


  等伊野尾慧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自己的手腕被放在枕头边任德握着,而他还抵着自己的肩膀熟睡。大概是因为不是一个母亲,所以德和自己长得一点都不像,连性格也完全不一样,德一直都比自己器用,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有一种这是自己的弟弟的实感。


  空着的手轻轻地抚上德的侧脸,是伊野尾慧的手有些凉,德微微蹙了蹙眉睁开了眼。伊野尾慧大概没想到德这么快就醒了,手还没收回来,空气一下子就凝固了,两个人互相注视了两三秒之后,伊野尾慧匆匆想要收回手却已经来不及了,德把两只手都抓住,下巴一抬就吻到伊野尾慧微张的嘴巴。


  只愣了一下的空当,滑腻灵巧的舌头就探进了口腔,伊野尾慧的手想抵住德的肩膀将他推开,却被死死的攥着使不上力。


  无法抵抗这一个似乎要把他溺死的吻。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都是气喘吁吁的,伊野尾慧从未吻过别人或是被别人吻过,如果记忆没有出错这是他出生以来的初吻,就这样在一个醉酒后的早晨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夺走了。


  直到被德双手环抱,紧紧地搂住的时候,伊野尾慧才回过神来,只听到德在自己的耳边说道。


  “kei尼桑,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伊野尾慧就愣愣地,任由自己的弟弟抱着,父亲和母亲从来没有说过爱他,也没有其他任何人说过,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竟然是从自己的弟弟口中吗。莫名觉得有些讽刺。


  “嗯。”


  沉默了很久,这是伊野尾慧做了最大努力的回答了,不能再要求得更多了。


  伊野尾慧算是和德搅不清楚了,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但是有冈大贵看出了,他的态度越发地软化,对德的态度和初次见他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恋爱的时候德算是非常积极进攻的人,而伊野尾慧完全是被动的,无论是牵手拥抱接吻还是最后的一垒,伊野尾慧都是半推半就地就一步到位了。


  有冈大贵知道两个人秘密的关系算是一个意外,他在帮班主任搬卷子的时候,偶然撞见角落里的两个人在接吻。


  一时间有冈大贵也是很震惊的,但是好在他不在意这些,既然好兄弟有了一段幸福的感情那就要维护,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在有冈大贵打掩护之下,伊野尾慧和德的事情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德很喜欢拉着伊野尾慧滚床单,伊野尾慧一开始以为只是男孩子青春期的正常情况所以都受着,直到后来德开始玩各种各样越来越多的花样,伊野尾慧开始有些怕了,他开始沉沦在愈发刺激的快感中,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但是他又难以启齿。


  在家里的日子总过的很拘谨,伊野尾慧是绝对不让德进自己的房间的,他怕和德被父亲撞见做什么不知廉耻的事情,吃个饭也离德隔得很远。除了早晨一起出门上学和傍晚一起回家,基本上很难看到两个人一起出现。乍一看还让人以为两个人的关系比以前更糟糕了。


  在这方面德倒是比伊野尾慧放松多了,趁父亲在书房埋头工作,就抱着伊野尾慧在沙发上一阵抚摸拥吻,让他像摊水似的软倒在自己身上。


  只要是父亲出了门的时候,德总会抱着伊野尾慧在家里的各种角落做。床,沙发,厨房,餐桌,玄关,浴室,最后连父亲的书桌上都来了一回。


  高二的时候,两个人和父亲提出要去学校的宿舍住,父亲也只是抬头看了两个人一眼,问了个理由也就让两个人去了。


  嘴上说的是要体验集体生活,学会独立,实际上只是德每天都想抱着伊野尾慧做个不停。


  寝室住四个人,两个室友几乎天天见不到人,德每天晚上搂着伊野尾慧顶得他喘不好气,每次伊野尾慧都红着眼圈一脸难耐地求饶,讨来弟弟更发了狠的操弄。


  寝室的隔音不行,隔壁寝室小伙伴看黄片人家女优嗯嗯啊啊的声音完全挡不住,无损音质传到两个人的耳边,伊野尾慧总不愿意叫出声,咬着自己的手背听着隔壁黄片的声音倒是更显得色情了。


  大概是每天都做,要是少了一天伊野尾慧倒是觉得少了些什么,晚上都有些睡不安心。


  到了高三,转校来了一个富家大小姐。在整个学校的学生里面都很有名,毕竟家里有钱还长得漂亮,人家鞋柜里的情书塞得满满的,可是人家一眼就相中了德,如果德愿意和她在一起就可以把自己现在能给的都给他。


  德笑了笑就走了,他没有给大小姐一个清楚的答复,于是大小姐天天追着德跑。


  “呐德,你有女朋友吗?”


  “嗯……没有哦。”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你猜。”


  “那我是不会认输的,不告诉我,我就当你没有。”


  德又只留给大小姐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作为答复。


  伊野尾慧不是不知道,大小姐在追德这件事情全校都已经传遍了,不知道才比较奇怪吧,但是德没有亲口告诉自己,为什么呢?是觉得这件事情不重要吗?


  虽然每天晚上德还是要抱着伊野尾慧睡觉,但是心照不宣谁都不主动提大小姐的事。


  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追人也是追得高调,一转学直接就转进了德和伊野尾慧的班级,直接要求自己要坐在德的旁边,不管是选修课,午餐时间还是下课,大小姐总是形影不离跟着德,和他有说有笑,而德也从未赶她走。反观伊野尾慧,他和弟弟这段不正常的感情,不敢被他人知晓,也就自己越走越远,回过神来大小姐已经是公认的德的女朋友了。


  再怎么公认,德自己没有亲口答应不是吗?伊野尾慧一直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晚上抱自己的德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陌生,他不禁一次又一次地质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选择。


  日后的伊野尾慧时不时还会想,如果当初选择了捍卫主权,光明正大地告诉大小姐,德是自己的恋人,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了。


  在大小姐一步一步离德走的更近,伊野尾慧和德逐渐地只能在夜晚的床上说上几句话,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家里就打来了电话。


  公司出事了。


  德和伊野尾慧回到家,看到的是胡子拉碴黑眼圈深重的父亲,书桌上放着的是法院的传票。父亲不愿意告诉两个孩子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让他们相信自己是清白的,风波马上就会过去。


  可是,既然没有问题,为什么父亲看起来这么憔悴,这么地无法动弹呢……


  两人被父亲劝告着回到了学校,但是伊野尾慧完全没有心思读书了,家里出了事情,自己理应出一份力,可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大小姐的消息十分灵通,她问德,家里的公司是不是濒临破产了,是不是陷入困境。她又告诉德,如果做她的恋人,就马上让伊野尾家的公司摆脱麻烦。


  伊野尾慧失恋了,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是他没想过会这么突然。


  “尼桑我们分手吧。”


  “别误会是大小姐的原因,当初说喜欢尼桑也只是想看看把尼桑压在身下的风景。”


  “顺便还解决了家里的麻烦,不是更好吗。”


  “哈哈哈,尼桑这是什么表情啊,你不会是认真地喜欢上我了吧。”


  连有冈大贵都看出伊野尾慧丢了魂儿,听说家里的麻烦解决了,公司恢复正常运行,本来应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啊,怎么他看起来像是世界崩溃了一样……


  “你和德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分手了。”


  “什么?!因为大小姐吗?你不要看德那样,也只是大小姐粘着他啊,德又不喜欢大小姐的。”


  “高中毕业,大小姐就去德国读大学,带德一起去。”


  “他当初和我在一起就只是……为了上床……”


  有冈大贵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好朋友被欺骗了感情还被骗了色。


  “可他不可能就为了跟你……跟你上床……骗了你两年啊!”


  “呵呵,谁知道呢……”


  伊野尾慧无奈地苦笑,其实不止两年吧,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撒下了蛛网吧,只是等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越缠越紧,解不开了。德轻易地就剪掉了连接的丝线,只留下了自己一个人,解不开,爬不出来。


  一个星期,德都没有回寝室睡觉,可能是跟大小姐在厮混吧,按德的性子,答应了在一起没几天就会滚上床吧……


  伊野尾慧想到这里,脑海里不自觉地闪过一幕幕曾经两个人在床上交缠的样子。


  寝室里只有伊野尾慧一个人,他咬了咬牙还是脱下了裤子,整个人蒙在被子里,用手安抚着自己,急促的喘息被棉被捂住,透出来的声音变了质。泄在自己手上的时候,伊野尾慧咬着下唇,深吸了口气用枕巾蹭了蹭温热的眼角,不让眼泪掉下来。


  日复一日,离毕业日子越来越近,德和大小姐为了准备去德国的事,整天忙得没见了影子,伊野尾慧彻底和德断了关系,家也不回,整日躺在宿舍的床上盯着上铺的床板发呆。上铺是安排给德的床铺,但是他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床上睡过觉,每天晚上都要抱着伊野尾慧做个痛快然后抱着他直接在他的床上睡觉。


  有冈大贵看着一天比一天忧郁消瘦的伊野尾慧,又气又心疼,只怪当初自己没有阻止两个人的恋情,本来伊野尾慧一点也不喜欢德,然后自己眼睁睁地看着他掉进精心策划的陷阱里。有冈大贵非常自责,但是如今于事无补了,他只能每天拉着伊野尾慧跑去吃各种好吃的,强迫他多吃口饭,多吃块肉。


  可是时间没过多久,伊野尾慧没见好转,倒是有冈大贵的肚子圆了一圈。


  直到德和大小姐去德国的日子定下了,伊野尾慧的状态才发生转变。


  伊野尾慧和有冈大贵都拒绝了去送机,德笑了笑也没有强求,坐上了大小姐家的车就直接往机场去了。


  伊野尾慧看着绝尘而去的车,他转头看着有冈大贵,像是一切都过去了一般,和以往一样地笑了,趁着有冈大贵不注意,捏了一把他腰上的小肉肉。


  “看你,吃这么多,胖死你。”


  “今天去哪吃好吃的?”


  “愣着干嘛还不快带我去嘛?”


  有冈大贵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腰,嘀咕了一句:“哪有胖那么多……”


  伊野尾慧变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变得爱笑了,变得爱犯困了,变得爱说话了,变成了一个生动的活着的人。


  伊野尾慧变得爱玩了,喜欢夜不归宿了,喜欢和各种各样的人玩,开始坦率地享受做爱。但是只有有冈大贵知道,他只是把难过全部藏起来了,像是抛弃以前的自己一样想要抛弃疼痛。


  伊野尾慧和过去的自己判若两人,上了大学,读完了整个大一也没有变化,直到大二的他在学校食堂二楼靠窗的桌子旁遇到了一个大他一届的学长,生活才有了第二次的改变。


                                                tbc    


………………………………………………………………………………


emmm我知道我拖了很久,好嘛……而且这章又臭又长,六千字按往常来说都能分两章了,但是我得把背景搞清楚嘚吧orz


我真实拖更低产辣鸡虾在此承诺彩色粉笔大概还有两周我一定全部更完!!


(我不会说是因为我迫不及待想开新坑了😂😂)

  


评论(3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