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彩色粉笔 12「高慧」

大学生设定,泼天狗血毫无逻辑可言,学长熊x学弟慧,渣受设定

是阿德大宝贝的点梗 @Sydsuesue☀

………………………………………………………………………………

  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伊野尾慧皱了皱眉睁开眼,真是做了一个久远的梦。他看着房间里的装潢,厚厚的窗帘完全挡住了外头的光线,他甚至看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透过磨砂玻璃映出来正在浴室洗澡的人影,他想起来自己是被西德带进宾馆里的。

  西德似乎没有打算跟他解释当时发生的事情,又或许自己的理解是正确的,德当时确实只是想要玩玩自己,然后玩腻了就跟大小姐走了,碰巧现在他也腻味了大小姐,所以又回来看到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顺便换个口味吗?

  伊野尾慧虽然无所谓和别人上床,但是这不代表他会尽释前嫌和西德来一炮。他需要想办法离开。

  手机没有被西德藏起来,他似乎不怕自己逃跑,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赤裸着身子,西德还没动自己,他知道。伸手从床头柜上摸来了手机,看到日期伊野尾慧皱起了眉,从自己被西德拉进宾馆已经差不多过去了一天,第二天是要上课的,他可不想因为旷课而挂科。有冈大贵几乎要打爆了他的电话,几十条来电提醒,其中夹杂着几条高木雄也的来电。

  犹豫再三,伊野尾慧还是拨出了高木雄也的电话号码,铃声在第三声“嘟”之后中断换成了他熟悉的声音。

  “你去哪了。”

  平淡至极的问句,仿佛只是逛超市两个人走散了。就是这个不会太可怜自己,不会太追问的态度让伊野尾慧感到安定,同时也感到失落。

  “我被……带走了……”伊野尾慧犹豫着措辞,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言两语是讲不清楚的故事。

  “是西德?”

  电话的那头似乎没什么质疑的语气,几乎是陈述句。

  伊野尾慧一时有些惊讶高木雄也怎么会知道德的事情,想了想应该是有冈大贵告诉他的,要是平时他肯定会说他多管闲事,但是现在倒是正好了:“嗯。”

  “你知道你在哪吗?”

  “xxx酒店。”伊野尾慧其实不想让高木雄也知道自

己被带去了酒店,尽管他和西德什么都没有做,但是他莫名很怕高木雄也误会,心脏跳得异常的快。

  这时候浴室的水声停下了,伊野尾慧慌了,他没等高木雄也回话马上切掉了通话,把手机放回了床头柜上。

  西德湿着头发,穿着浴袍,腰带松散地系着,露出来的胸肌和腹肌并不过分,但是有着好看的线条。头上盖着一条毛巾,单手擦着走出来。

  说实话,西德很好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样的皮囊作为恋人一定不会有人拒绝,但是伊野尾慧不想了,他知道美好的皮囊之下是那个人冷漠的灵魂。

  伊野尾慧裹着被子往床脚缩了缩,不再看他。

  西德往床边走,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手机,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他坐在伊野尾慧身边,像是小时候一样地撒娇:“尼桑帮我擦头发。”

  伊野尾慧看着西德,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但是还是坐起身,老老实实帮西德擦干头发,揉着他的头,就想起以前两个人腻歪的日子,伊野尾慧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舌尖上的刺痛让他回过神来,忍不住笑了,原来自己还是一个这么恋旧的人吗。

  “我还记得尼桑以前也是这么给我擦头发的呢~”伊野尾慧打断了自己的回忆,倒是西德又开了头。

  伊野尾慧的手顿时就停了下来,继续仿佛是在同意西德的说法,但是不继续又怕他出另外的鬼主意。

  一时间房间里寂静无声,伊野尾慧的手还放在西德的头上,停下的时候没有收回,现在才收回手感觉好像很奇怪,但是不收回来好像更奇怪,犹豫了一下,伊野尾慧选择收回手。

  在伊野尾慧还没完全收回手的时候,西德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kei尼桑的手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啊。”说着,西德抬头看着伊野尾慧的眼睛,眼中看不出情

绪,“我走了之后,这双手帮多少男人抒解过?”

  伊野尾慧像是被烫到似的,听到西德的话,嘲讽地一笑:“跟你有什么关系。”

  “kei尼桑说这样的话可真是让我伤心啊,我培养出来的花骨朵,是怎么绽放在别人手里的,我自然是需要知道的啊。”西德一俯身就把伊野尾慧压倒在床上,发梢落下的水珠滴落在他的脸上,让他忍不住地眨了一下眼。

  西德按住伊野尾慧的手腕,吻掉脸上的水珠,嘴唇若有若无地触碰着,让伊野尾慧浑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西德用力地吻住了他的唇瓣,毫无怜惜可言地,蹂躏,撬开他的牙关,粗暴地纠缠着躲闪的小舌,两人的津液交换着,氧气逐渐消失,窒息感和被强迫地感觉让伊野尾慧被西德熟练的挑逗升级为欲望,下身不争气地立了起来。

  深吻过后,伊野尾慧的唇瓣被蹂躏得又红又肿,西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尼桑还是这么诱人啊,这样都可以有感觉,多么希望这张甜美的小嘴可以像以前一样想尽办法讨好我,替我照顾好它。”说着西德用伊野尾慧的手碰了碰自己的下身。

      “但是现在好像来不及了。”

  西德在伊野尾慧的脖颈上吻了一下,留下了一个不深也不浅的吻痕,然后饶有兴趣地坐起身,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嘭”的一声,门被可怜地踹开。

  高木雄也站在门外,看到被压在床上的伊野尾慧和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西德,笑了笑:“我是打扰了西德的雅兴吗?”

  西德放开伊野尾慧,站起身,双手环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我说是呢?”

  “那真是抱歉,但是我要带走我的室友了。”高木雄也不想和西德斗嘴皮子,他看到伊野尾慧脖子上的痕迹和被子外面露出来的肩膀,眼神暗了暗,大步走进去将被子掀开,看到伊野尾慧身上没有情事的痕迹,心情好了些,等他把衣服穿好,拉起他的手就准备往外走。

  “我说啊,高木你是不是喜欢kei尼桑啊?”西德依旧站在那没有什么动作。

  高木雄也的步伐停下了,他转过身,看着西德玩味的表情,看到伊野尾慧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他揉了揉他的头:“如果我说是呢。”

  “哦豁~是这样啊……你听到了吗,kei尼桑~”西德看着伊野尾慧突然被点名手足无措的样子,忍不住觉得好笑,他的尼桑从来没有变过,以前是这么笨拙,现在也是。

  高木雄也紧紧地拉着伊野尾慧的手,紧的让他生疼,但是他也没有说话,就任由着高木雄也拉着他走。

  “有冈大贵很担心你,跟他通个电话吧。薮和光也很担心你,回去邀请他们吃饭了。”

  高木雄也的声音突兀地从前面响起,伊野尾慧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应了声就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啊大酱?嗯……我没事……嗯……是西德来找我……明天出来吃饭吧……嗯,拜拜。”

  走着走着两个人就回了学校,高木雄也把伊野尾慧的小行李箱放进寝室,关上了门,薮和光不在,伊野尾慧坐在床上收拾着箱子里的东西。

  “所以inoo对我没有什么话要说吗?”高木雄也站在伊野尾慧跟前,双手环胸地看着他。

  伊野尾慧没有抬头,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西德是我前男友,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德国交换生……”

  “这些我都知道。”高木雄也打断伊野尾慧的话,抬起伊野尾慧的脸,让他看着自己,“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伊野尾慧侧过了视线,不再看高木雄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高木雄也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他的室友比他想象的还要,惧怕感情:“那好吧,我就当做刚刚在酒店的话inoo没有听到,我在这里再说一次,我喜欢你。”

  伊野尾慧瑟缩了一下,他还没有想清楚,他还没有来得及理清思路,能不能,能不能再等等,他还不想面对这个问题。

  “不能。”高木雄也似乎能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不想再等了。”

  伊野尾慧不敢抬头看高木雄也的表情,他知道他一定很认真,他知道自己一旦看到他的脸肯定无法思考,自己明明应该已经是活得最洒脱的人了……

  高木雄也迟迟等不来伊野尾慧的回答,他蹲下身,吻住了伊野尾慧还没有完全消肿的嘴唇,只轻轻地,却饱含眷恋的一吻,却让伊野尾慧的心脏狂跳起来。

  咚咚咚咚,寝室里太安静了,仿佛就要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了,伊野尾慧捂住了心脏,跳慢一点,慢一点。

  “这样,inoo还是没有答案吗?”蹲着的高木雄也和伊野尾慧一个高度,两个人咫尺的距离视线想逃都逃不开。

  伊野尾慧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我也……喜欢……高木学长……”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高木雄也满意地笑了起来,再一次地吻上伊野尾慧的唇,这一次不再是蜻蜓点水,饱含情欲和技巧的热吻,伊野尾慧本能地想逃开却被按住了后脑勺无路可退,不知怎么的手却环住了高木雄也的脖颈。

  “那么,就请伊野尾学弟和我正式交往吧。”

                                                tbc    

………………………………………………………………………………

其实如果有人要问我阿德是来干嘛的,我只能说,送助攻的😂😂这不是更快地确定关系了嘛

下一章是车,马上就要完结了,我不会说我all凉都已经码起了,反正没有人看hhhhh

开车=顶风作案(X

明天要去考科二了,真.开车,希望能过

评论(2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