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彩色粉笔 1 「高慧」


大学生设定,有渣受,用屁股换论文的py交易,ooc,副cp薮光有

梗源阿德小天使💙💙 @Sydsuesue☀

……………………………………………………………………………… 
   

       “那这节课就讲到这里,下周一前每个人做一份报告提交上来。”讲台上的中年地中海教授整理好资料,往门外走去,似乎是突然想起来的样子,忽的回头,“不提交的话影响最终成绩。”

  “诶!!”底下学生一片哀嚎,但是不管怎么嚎也不会让教授改变主意,哭丧着脸三三两两地离开了。

  教室里只剩下一个人在后排埋头睡着,因为是阶梯教室,空荡荡的,让一颗黑乎乎的脑袋特别的显眼,正午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刚好停在白皙的手臂前。

  “喂……”有冈大贵从后门走进来,站在伊野尾慧的桌边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呐,inoo酱,已经下课了。”

  伊野尾慧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似乎是被刺到了眼睛,揉了揉转回了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啊,大酱啊,我们今天去食堂吃饭吗?”

  “对啊,我让人去二楼窗边顺便给我们占位置了。”有冈大贵等伊野尾慧收拾好书本资料,两人走出教学楼向食堂走去。

  教学楼到食堂有一段距离,伊野尾慧刚睡醒还不是很清醒,因为已经占了座位,眼看着别人急匆匆地往食堂赶,两个人慢悠悠地在树荫下散步。

  “对了,你们教授说下周一之前要做一份报告交上去。”有冈大贵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他觉得伊野尾慧肯定不知道报告的事情。

  果然……

  “诶?什么时候说的?”伊野尾慧皱着眉一脸嫌弃,他是真的不喜欢写报告论文,毫无意义并且浪费时间。

  “你们下课的时候说的,我估计你睡着了肯定不知道。”

  “那个秃子教授……”

  两人闲聊着,进了食堂打完菜,有冈大贵要去买茶,让伊野尾慧先走上二楼找帮忙占着的位置。

  窗边一张四人桌放了一个背包,在落地的玻璃窗边刚好被窗前的树遮住了大半的太阳,伊野尾慧觉着大概就是这张桌子了,将托盘和资料放在桌上,刚坐下没多久,有冈大贵还没回来,倒是来了别人。

  “你好,很抱歉,这是我占的位置。”

  伊野尾慧闻声抬起头,是一个笑容礼貌的人。

  “啊,抱歉……”

  伊野尾慧站起身端起托盘,环视一圈,早就没有空着的桌子了,心里暗骂有冈大贵不可靠,想拿上资料去一楼找位置。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和我拼桌吧。”已经坐在椅子上的人微笑着对他说。

  “我还有一个朋友。”

  “没关系。”

  伊野尾慧又坐下来,他这才有机会认真地打量桌对面的人。五官是很男性的帅气,吃饭的时候是不带笑的,没了笑容的亲和,看起来有些冷,但大概是受女生欢迎的那种类型。

  伊野尾慧撇了撇嘴,本来应该要等有冈大贵回来一起吃饭的,但是对面坐了个人,自己不吃饭,眼睛都不知道放哪,盯着人家看又似乎很不礼貌,心里念叨着有冈大贵怎么还不回来。

  先打破这个尴尬气氛的是对面的那位。

  “你是建筑系的吗?大二?”

  伊野尾慧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嗯,是,建筑系大二,你怎么知道?”

  那人扬了扬下巴,示意桌上放着的资料,上面写着系别年级和名字。

  “我叫高木雄也,也是建筑系的,大你一届,准备读研。”

  伊野尾慧忽的想起了自己的报告作业。

  “学长,大三是不是经常写论文报告啊?”

  “嗯……还好吧,应该比你们现在要多,怎么了?”

  “学长有没有大二写了,现在已经不需要的报告,可以给我吗?”

  伊野尾慧看着高木雄也,如果有了同系学长的论文资料,自己只要编点说词照着写就好,报告也不是什么头疼的事了。

  高木雄也只当面前的学弟是个认真学习的人,想要学长的资料以便学习。

  “嗯,刚好我不需要了,准备丢掉,今天我回去整理一下,明天给你。”

  “谢谢学长。”

  在两人交换了邮件地址之后,有冈大贵才端着托盘,抱着两瓶饮料,姗姗来迟。

  “???”有冈大贵满头问号地看着高木雄也和伊野尾慧两个人面对面气氛十分融洽,发小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眼神凶的不行,完全摸不着头脑,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只是去买了瓶饮料……

  “他是我建筑系的学长,高木雄也。”伊野尾慧向有冈大贵介绍。

  “啊,我是有冈大贵,大二,机械设计系。”有冈大贵礼貌性地自我介绍,虽然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微笑,一定没错。

  高木雄也朝有冈大贵笑着点了点头,又对伊野尾慧说:“那你们吃饭吧,我先走了,明天邮件联系。”

  高木雄也走了之后,伊野尾慧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有冈大贵,并且表示原先是想要揍他一顿的,但是现在报告有了着落也算是抵过了,自己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

  伊野尾慧回了寝室,打开电脑,继续努力自己前些天还没画完的设计稿。别误会了,他,伊野尾慧,不喜欢写报告并不代表他不认真念书,对于论文报告以外的学习还是很认真的。

  在他一丝不苟认真制图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两下,他点开屏幕,是高木雄也发来的邮件。邮件里高木雄也说报告和论文的资料有点多,问他是不是都要,并且附了一张表示资料厚度的图片。

  伊野尾慧想了想,反正以后还有一堆报告要写,干脆全部拿过来以后也不用麻烦高木雄也再整理给他了。这样想着,便回了一句。

  “都要的,谢谢学长。”

  高木雄也收到回信,关上手机,把整理出来的一大箱资料都堆在门后,没想到下一秒室友就嘭的一声猛的踹开门,门板砸到箱子又弹回去,重重地打到了来人的额头。

  “卧槽,痛死我了,什么玩意?!谁把一坨东西扔这里的!!”八乙女光闭着眼睛,揉着额头,后退了一步,往里头大喊着。

  “啊,光你回来了啊。”高木雄也往门外望了一眼,看到额头红红的八乙女光,忍不住笑了,“那箱资料是我的,一会儿就拿走,谁让光你天天这么重踢门,现在知道门有多痛了吧。”

  “喂,你应该说我脑门子疼好吧!哇,痛死我了,下次我打球要往你脸上砸。”八乙女光把纸箱子踢到一边,关上门又揉着自己的额头。

  高木雄也虽然脸上笑着,但还是去厕所拧了条湿毛巾,递给伤员。八乙女光接过毛巾,冰冰地敷着,疼痛少了一大半,瞥了笑着的人一眼,意思大概是还算你有良心。

  没一会儿,薮宏太也回来了,看到八乙女光气鼓鼓地拿毛巾敷着额头还以为他发烧了,想去给他掏感冒药退烧药,结果知道是撞的,又在药箱里翻了翻,只翻出来几张跌打损伤的狗皮膏药。

  八乙女光表示自己是死也不会把这种东西贴在额头上的,薮宏太没办法,只能又出门去药店给他买消肿的药和喷雾去了。

  薮宏太绕了好大一圈去校外的大药店买药。学校的医务室老师好像是兽医出身,自从有一次他带八乙女光去医务室,听到保健老师和别人在说自己是兽医专业出身,他就吓了一大跳,说什么也不再带八乙女光去医务室了,无论什么都要去校外的医院或者药店。

  等薮宏太回到寝室已经大半个小时之后了。高木雄也坐在桌前带着耳机,八乙女光躺在床上,大概是刚睡着,毛巾还好好的躺在他的额头上,按他那个驴打滚的睡姿,没一会儿,毛巾都不知道飞哪去。

  薮宏太轻声关上门,坐在八乙女光的床边,把有些捂热了的毛巾拿走,一手轻遮着他的眼睛,怕他睁眼被药水辣到眼睛,另一只手轻轻地喷上药膏揉着他的额头,让药水更好地吸收。

  可能是揉着的力度刚刚好,八乙女光低咛一声,微微侧身,蜷缩着身子,捉着薮宏太的裤子睡得更深了。

  薮宏太无奈地笑着,看着睡着的人,任他抓皱了自己的裤子。

  高木雄也的余光瞥见两人散发着粉红泡泡的世界,他突然觉得自己吃的有点饱,而且为什么他的寝室只有三个人住……
  
                                                  tbc

……………………………………………………………………………………

我有罪orz,拖了好久的文,结果还没写完,还要分篇,这篇还极度短小,我对不起阿德orz(虾式跪地)

就不知道怎么写着写着就开始校园言情了???(黑人问号脸)

明明是高慧的文,突然就薮光狗粮emmmm

我原本觉得渣受应该要虐,可是这……看起来……不太像有虐的地方啊……

是我太辣鸡没错了,下文我会尽快,预计会有一篇车( ͡° ͜ʖ ͡°)✧

评论(1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