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伊势虾

低产且废深爱脆皮鸭
hsj紫深绿担💜💚
arashi山组❤💙
kkl❤💙

彩色粉笔 2「高慧」

大学生设定,有渣受,用屁股换论文的py交易,ooc,副cp薮光有

梗源阿德小天使💙💙 @Sydsuesue☀

前文见主页,或者以后多了可以看tag(彩色粉笔) 

………………………………………………………………………………

    为了拿走偷懒资料,不好意思让学长为自己再搬重物,伊野尾慧跟着高木雄也进了宿舍楼。 

  这是伊野尾慧第一次来大三的男生宿舍,虽然格局与大二的寝室一模一样,但是总觉得高年级的宿舍看起来更加的奔放,可能是因为高木雄也的宿舍人少……

  应该是六个人住的寝室,高木雄也的寝室只住了三个人,本来应该空出一半的地,却堆满了三个人的杂物,空间大概是不嫌多的,能有多少地就给你堆满多少,绝不空着。

  “第一次来高年级的宿舍?”高木雄也一边从门后把被八乙女光狠狠踹了一脚的纸箱子搬出来,一边用余光瞥见一脸好奇的伊野尾慧。

  “嗯。”伊野尾慧点了点头,不再随便乱看,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看着高木雄也翻东西,“学长几个人寝室啊,看起来人挺少的。”

  “三个人,那俩上课还没回来,生物工程的。”高木雄也头也没抬,皱着眉使劲扒着被八乙女光一脚踹到鞋柜与门板之间的纸箱子,心里骂着八乙女光狠狠翻了个白眼。

  “啊,真好啊,三个人,比我们六个人挤一起舒服多了。”伊野尾慧看着眼前虽然有些乱但是好歹干净的寝室,想起自己那帮鞋袜乱扔,整天就知道抽烟打游戏的室友们,忍不住一脸嫌弃。

  “那要不要搬过来一起?”高木雄也随意顺口说了一句,突然反应过来,哪有人认识两天就邀请人搬来一起住的,完完全全一个可疑人物。

  出乎高木雄也意料的是,伊野尾慧似乎一点都不抗拒,反倒是开心得很。

  “诶?!真的可以吗!我早就不想跟那些人住在一起了!”伊野尾慧格外兴奋,如果可以搬离现在在住的寝室,对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幸福。

  “可是学长你室友会同意吗?”

  “没事,你得空了就搬过来吧,他们会同意的。”

  等伊野尾慧走了之后,薮宏太和八乙女光回了寝室,高木雄也告诉他们自己拉了一个建筑系的大二学弟,过几天就住进来。

  “大二建筑系啊,那不是跟你同系吗?”薮宏太念叨着,拧开一瓶矿泉水连带着瓶盖一起递给八乙女光,自己又打开一瓶。

  “不对啊,你之前说的感兴趣的学弟也是建筑系的啊,不会就是他吧。”八乙女光接过水,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了之前的寝室夜谈,高木雄也说看到一个有兴趣的学弟,“终于下手了啊?什么时候认识的也不告诉我们。”

  “昨天。”

  “什么?昨天才认识?”八乙女光嘴里含了半口水,差点喷出来,好不容易忍住,将水咽下去,“不是,你昨天才认识今天就收了人家了??没看出来兄弟你速度够快啊!”

  “什么叫收了他……我只是一时脑子没转过来顺口就问了一句要不要搬来我们寝室,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高木雄也也没想明白伊野尾慧的脑回路,他们认识的时长论小时算还没满24小时,就这么答应他搬过来了,自己还担心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唐突。

  “他要搬过来我没意见,但是你们要做点什么事情,记得出去开房间,我和光可受不了大晚上听到点什么不该听的。”薮宏太耸耸肩,拍了拍八乙女光的肩,示意他收拾东西,给准新室友腾一个床位。

  “他又不是我对象,我也没说要和他在一起好吗……只是之前对他有点兴趣。”面对薮宏太的措辞,高木雄也觉得自己脑壳有点疼,揉了揉太阳穴。

  薮宏太和八乙女光的话让高木雄也想起半年前自己去给桥建课的教授当助手,在给大二上课演示模型的时候,他看到坐在阶梯教室最后排靠窗位置的伊野尾慧,冬天外头落着雪,窗玻璃上结了一层水雾,看不清楚外面的样子,浑然一片雪白,教室里暖气开得很足,暖烘烘的让人犯困。

  那时候的伊野尾慧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针织毛衣,整个人被包在毛衣里,左手撑着头,眯着眼,下巴一点一点,仿佛随时都要睡着,右手还握着笔,笔记本上大概都是鬼画符了。

  高木雄也都能想象到那个人再次翻开笔记本看到连自己都看不懂的笔记和旁边扭扭曲曲的笔画,一脸的懊恼,委屈地去找别人借笔记补上,发誓下次再也不犯困。

  高木雄也被自己的想象困住了一秒,忍不住嘴角勾起笑意,连教授说的话都没有听到,被教授拍了拍肩膀才想起自己正在演示模型。

  后来高木雄也也还有再去当助手给大二的学弟学妹们上课,可是再也没有去过桥建课,再没见到那天坐在窗边犯困的人,高木雄也也就不再在意,没过多久读研的事情一压过来,这些就当作琐碎被抛在脑后,许久没有想起,只偶尔收到学妹的情书时,脑内会浮现一个米白色打着瞌睡的人影。

  直到昨天,高木雄也打完菜端着托盘走到自己的桌前,他才又一次看到那个犯困的人。他正坐在自己的桌前低着头,打了饭菜却没吃,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桌子上的资料让他知道了他的名字,伊野尾慧,一个很稀少的姓氏。邀请他拼桌当然不止是因为善意,只是伊野尾慧向他要报告资料并且与他交换了邮箱地址是他没有料到的,还有今天答应他搬来一起住的事也是。

  入夜,薮宏太非要拉着八乙女光看球赛,两个人戴着耳机,一个人兴奋的不行,一个人坐着打哈欠。

  高木雄也被薮宏太吵的睡不着觉,出门散步。走到宿舍楼边上的自动售货机前面准备买饮料,看到大二宿舍楼下站着两个男人。

  高木雄也往投币口塞硬币的手停住了,因为他认出来其中有一个人是伊野尾慧。两人挨得极近,两人之间没点什么,说出来他们自己都不会信吧。高木雄也就站在自动售货机旁边看着那两人准备干些什么,大晚上的情人幽会,这是已经出去约会了一天准备回去了,还是现在才要出门夜不归宿呢。

  高木雄也都没感觉到自己现在的想法满是他不该有的醋意。结果两人应该是准备各自回寝了,伊野尾慧退开了些,向前面的男人摆摆手告别,而男人伸手不知干了什么让伊野尾慧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大概是摸了屁股还是什么的吧。

  都这样的关系了,还装什么清纯啊。高木雄也冷哼一声,心中对伊野尾慧的印象差了几分,他不是没见过表面一脸纯良天真实际上是个到处吃得开玩的很开放的人,只不过他没想过伊野尾慧是这样的人。

  男人目送伊野尾慧进了寝室楼,也开始往回走,经过高木雄也的身边并没有注意到他,径自走向高年级的寝室。

  倒是高木雄也侧过身,在他经过的时候用余光瞟了一眼,不如自己一半帅,看起来也不是很有钱的人,看他走回去的方向应该是大四的学生,不懂伊野尾慧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

  高木雄也心中烦躁,把手里拿着的硬币一股脑全部投进机子里,看着展示着的花花绿绿的样品,更觉得火大,用力按了一下随机键,就看着一罐黑色的罐装咖啡掉了下来。高木雄也蹲下身,把饮料拿出来,看了看,100%黑咖啡,小时候喝过一次被苦到了就再也没喝过了咽下去似乎整个人都变成了苦的,一直苦到胃里,连心脏运送出来的血液似乎都是苦味。

  高木雄也喝了一口,看了看咖啡的罐子,仰头几口并做一口,不管嘴里的苦味,一口气全部喝完了,罐子随手扔进了垃圾箱,也没了散步的心情,抬手看了看表,球赛差不多该结束了,转身往回走。

  果然小时候不喜欢的味道,长大了也不会喜欢的。

                                              tbc

………………………………………………………………………………

突然就开始渣受了emmmm走向逐渐偏离屁股换论文了啊,这是怎么回事,脑子永远管不住这蹄子(无奈望天

但是这个设定我觉得很好嗑啊,阿德你是什么天才啊,!!表面一脸纯良实际上来者不拒床上骚浪贱什么的ԅ(¯﹃¯ԅ)(你够

日常短小的虾,我也很无奈啊,摊手(其实这个人就是懒,写点发点从来没有存稿)

之后应该还有好几篇的发展所以打个tag(彩色粉笔)可以直接搜tag名了,大概吧,我没试过😂😂

评论(6)

热度(33)